鹰巢

开个子博,放起点小说耽美同人
不管哪部都是站了主角受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๑´ㅂ`๑)

【网游之重生法神】杰兰特的归宿(杰兰特X云天)

这篇也搬过来(´・ω・`)

食用说明:

※夏娜从女友降级为好朋友/w\

※大概会是全民BL(。

※要是有游戏bug就请无视吧吧吧吧吧

 

 

 

01.

 

 

自从搞垮了星少,重生以来就压在心中的大石落下以后,云天难得地陷入了迷惘之中,级不练了任务也不做了,就是天天蹲在公会里思考人生。

重生以后他的日子可谓是顺风顺水,权力不缺钱财不缺名声也不缺,按道理说他现在应该是心满意足地开始他真正的第二次人生的时候了,但是他心中还是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

哪里……不对?

指间扣和秋叶殇一边说着什么并肩走了过去。

河马不减肥和啊哦嗯斗嘴,我不是贼嘻嘻笑着站在旁边听。

残疾鸟和随意站在角落轻松地谈话。

路过和漆黑之夜似乎在交流心得。

蝴蝶蓝靠在一旁不知道在跟谁私聊。

……

尼玛啊他终于知道他缺点什么了!

虚空之翼的会长、白银之都的王、至今单身的法神云天捶着地哭了出来。

基友啊!为什么就剩他一个没有基友了啊!被叫法神就一定要单身吗?!这不魔法!

“乖,别哭。”不明所以的莉莉丝拍了拍他的头,安慰道,想了想,又认真地加了一句,“站起来撸。”

云天:“……”这句到底是谁教的?!

伊西斯倒是面不改色地吐槽:“你还有杰兰特。”

说起杰兰特,云天哭得更伤心。尼玛啊这辈子碰上的唯一有点那方面感觉的人居然是个N!P!C!虽然他真实得几乎不像是数据组成的,但是不管怎么样,他也还是个NPC 啊!

再说,在游戏里他根本不会有办法和杰兰特有任何发展那方面关系的机会。虽然是智能NPC,但是目测也不会智能到和玩家产生感情。要是他现在跑去跟杰兰特表白大概得到的也只会是一个爽朗的微笑还有一句“啊?我当然也喜欢云岚啊。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人生啊,真是寂寞如雪。

云天眼神死。

夏娜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转身就欢快地加入了花飞舞和一方LOLI控,对着精英团里的基佬们指指点点、窃窃私语了。

正当云天盯着手上伊莱恩的荣誉发呆之时,一片黑雾势如破竹地卷了进来。因为之前有过一次经验,再说和贝思柯德也比较熟了,众人对此也没多大反应。

莉莉丝跳了起来想拦在云天身前,却被自家妹妹一把拉住。伊西斯小声地凑到她耳边说:“姐姐,你跟着去会被马踢的。要是云天失恋了,以后都会像今天一样不高兴的哦。”莉莉丝听了她的话,咬着下唇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乖乖地站在了她身边,没去拦着贝思柯德。

于是贝思柯德就像到自家后院一样没有经历到一点阻拦就来到了云天的面前。他把云天从地上拉了起来,冷着脸道:“杰兰特需要你,现在,你必须跟我走!伊莱恩家族的守护者!”

贝思柯德没什么创意啊,这个台词上次已经用过了。云天暗暗在心里吐槽,杰兰特那二货又这次怎么了?不详之刃的人不是都已经解决了吗?

系统:是否要接受贝思柯德的委托“来自挚友的帮助”?注,此任务为突发性任务链,必须独力完成,无时间限制。

云天蹙起眉,终于认真了起来。转了转手上的伊莱恩的荣誉,没有多犹豫就点了接受。下一秒贝思柯德就捞起了云天快步向外走去,云天一边挣扎一边问:“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杰兰特怎么了?”

深渊骑士轻而易举地镇压了他所有的反抗,不耐烦地道:“去到你就知道了。”

云天认命地被他捞着,但手上也没闲着,拉开了任务面板想先了解一下任务。“来自挚友的帮助”是任务链的第一环,而这个带着象征传奇任务的金色标志的任务名称是“杰兰特的归宿”。任务成功的奖励和失败的惩罚都是问号。

杰兰特的归宿?

看着归宿二字,云天的眉头深深皱起。归宿,归宿,这个词感觉就不像什么好词。这个任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在云天思考之际,贝思柯德已经把他带到了虚空要塞中杰兰特住的地方。杰兰特看起来正要出门,看见他们两人到来,显得很惊讶,迎过来问道:“云岚,贝思柯德?你们来做什么?”

云天没有发现他哪里不对劲,但是杰兰特却瞒不过自己的幼年朋友。

看着一见到自己家族的守护者就面红耳赤、手足无措又强装镇定的挚友,贝思柯德在心中微微叹气,放弃了把云天扔到杰兰特身上,然后让他们去结婚这个简单粗暴的念头。

被贝思柯德暴力扔到地上的云天见到杰兰特平安无事,心里顿时一松。在见到杰兰特的瞬间,系统就弹出了任务完成的提示。在云天意料之中,这个简单得一逼的任务并没有任何任务奖励。

被杰兰特拉起来,自己整理了一下衣服,云天才向跟自己凑得很近的剑圣微笑:“贝思柯德说你需要我,我就来了。”

年轻剑圣看着他的笑愣了几秒才回过神来,耳根都要红透了。轻咳了几声,杰兰特不自然地转过脸看向把人掳来的好友:“贝思柯德?”这是怎么回事?

“我没说错。你需要他,所以我把他带来了。”特地强调了需要二字,贝思柯德理直气壮地回答。

在与莫伊的最终一战后,杰兰特就开始魂不守舍,时而微笑时而又在懊恼,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阿尔杰塔一开始发现的时候露出了被拆了CP的表情,第二天就毫无压力地接受了这个带感的设定并且萌了起来。倒是杰兰特不知道在纠结个什么劲儿,说什么也不肯去找云天。于是阿尔杰塔趁这段时间给他普及了不少强取豪夺虐恋情深的情节,看起来是恨不得杰兰特把云天拐回家关起来。

最后是深渊骑士实在看不过去他天天蹲在院子里神(si)游(chun),于是就直接去把他思慕的对象掳了过来——反正现在他看云天也算是顺眼,要是云天能和杰兰特结为伴侣也是一件好事。

“这个,我……需要……”杰兰特结结巴巴了半天,最后还是没办法反驳贝思柯德的话。看见云天正皱着眉认真听着他们说话,深知法师睿智的杰兰特心中一跳,只怕自己的心思被他看穿,连忙苦笑着岔开话题:“……但是我现在正要出门呢。”

“正好,让云岚跟你去。”贝思柯德说。

云天听出不对劲的地方了。

这么说,贝思柯德带他来找杰兰特不是因为杰兰特正要出去处理的那件事,而是有别的原因了?

“云岚是白银之都的掌管者,虚空之翼的会长,平常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杰兰特下意识地拒绝,“而且这件事我自己可以处理。”

“实际上我现在并不忙。”闲人会长适时插话,向两人微笑道,“更何况,即使忙也没有关系。杰兰特比较重要。”唔,比起在公会里发呆思考人生,跟杰兰特去做任务显然是更好的选择——就算知道不会有进一步发展,多多相处也是让人高兴的。

听了云天的话,两人的反应各不相同。

贝思柯德是用一种混杂着讶异和满意的眼神看着云天。杰兰特则又是感动又是在内心隐隐觉得有点不满足。

云天说这话的时候虽然是在微笑,话语也轻飘飘的,但是杰兰特还是敏锐地从他眼中看到了认真。他很高兴云天把他放到那么重要的位置上,但是一想到云天只是把他当成朋友,心里又难免觉得失落。

“那么,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要去做什么了吗?”赶紧来任务啊赶紧的!看见杰兰特这个模样,云天就知道他已经被自己说服了。

果然,杰兰特没有再拒绝下去,说道:“实际上,当初打造伊莱恩的荣誉的时候,还打造另外一枚同款的戒指。这枚戒指本来是由家主的伴侣持有,但是在之前几代被人遗失了。我刚刚得到了情报说找到了它的下落,所以想去把它找回来。”

杰兰特的话音刚落,系统就弹出了提示。

系统:是否要接受杰兰特的委托“寻回伊莱恩荣誉对戒”?

云天微微皱眉,犹豫了起来。伊莱恩的荣誉是对戒,难道说找回来了杰兰特就可以回老家结婚了?归宿指的是这个?迟疑了一阵,云天在心中叹了一口气,还是点了确认。

管他的呢,反正这个对戒其中有一枚在他手里,怎么说杰兰特也不会把荣誉要回去。这样大概也不会出现用另外那枚戒指找妹子求婚的事情了吧。

“好了,既然如此你们就快点上路吧,我回去了。”贝思柯德拍了拍杰兰特的肩膀,表示了自己的鼓励,然后就迅速地消失在两人面前。云天无语地看着他离去,然后召唤出黑鳞龙胖子坐了上去,接着回头向自觉地跳上来坐在自己身后的杰兰特问道:“那么,我们现在去哪里?”

“中立区域。”杰兰特毫不犹豫地回答道,然后开始痛恨起这只宽裕得能载三个人的黑鳞龙。要是是那头独角兽的话,自己就能毫无顾忌地伸手抱着云岚了吧……

感受到了杀气的胖子:“QAQ……”长得大只也是我的错嘛?!

 

 

 

02.

 

 

两人骑着胖子赶到了中立区域,先是按着任务流程先去找情报贩子因为云天又不知道目的地在哪,所以全程只能由杰兰特带路的关系,这一段路他们硬生生地兜了一个大圈子,多走了两天的路。

因此,当情报贩子终于出现在眼前的时候云天可以说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再这样绕下去他也要完全失去认路能力了!传染性路痴真可怕!

情报贩子:“想知道情报也可以,但是我的情报可不是白给的。”

云天:“你想要什么?”

情报贩子:“啊,我最喜欢的就是看到两位英俊的绅士搂在一起了。要是能用魔法影像记录下这一刻,我什么都肯说。”

云天:“……”这个智能NPC好像哪里不对?

杰兰特笑:“这不是很容易嘛。”

说罢,杰兰特长臂一伸,亲热地搂住了云天的肩膀,冲着情报贩子爽朗地微笑。

别开玩笑了!这样做能得到情报才怪呢!

云天下意识地挣了一下,没能从剑圣怀里挣脱——这是当然的,要是连法师都制不住,杰兰特还当什么剑圣,不如回老家种田算了。

咦,话说他到底在挣脱什么,他来做任务不就是想跟杰兰特多亲近嘛。想到这里,云天动作一顿,配合地向杰兰特那边凑近一点,然后心甘情愿地摆出了笑脸。

情报贩子迅速地掏出魔法水晶拍了几张,才心满意足道:“听说伊莱恩家族遗失的对戒落入了脾气古怪的玛格丽特女伯爵的手中,你们可以去玛格丽特古堡碰一下运气。”

还真行!这个游戏哪里坏掉了吧!

吐槽完云天才认真起来思考。玛格丽特女伯爵他上辈子也有所耳闻,虽然比不上世界最强大的存在之一的伊莱莎女王,但是和现在的杰兰特相比,应该也是毫不逊色,甚至可以说更胜一筹的——总而言之,不是他能惹得起的角色。

再说那个满是机关陷阱还有幽灵怪的古堡和照他现在这个等级只能看完全砍不动的幽灵怪,还有去玛格丽特古堡的沿途都是两百级起跳的怪物……难道又是要靠杰兰特一路杀过去?

杰兰特若无其事地继续搂着云天,心不在焉地回答道:“好的,我知道了。我们这就过去看看。”

“杰兰特,去玛格丽特古堡……就我们两个的话,会不会有点勉强?”云天故意犹豫着开口问,就等着剑圣保证护他周全。

果然,杰兰特转头看他,微微一笑,就着这个姿势拍了拍他的肩膀,保证道:“没关系,云岚,我会保护你的。”

“好,我明白了。”云天心情复杂地叹了一口气,心里却是在盘算着:游戏应该不会就这样让他们两个去干掉玛格丽特女伯爵,毕竟他们只是要取回戒指,要是玛格丽特女伯爵能沟通的话,也许就能通过战斗外的手段来取得戒指,“那我们现在出发?”

“唔,还有一件事。”杰兰特有点遗憾地松开了云天,手中圣剑一提,横在情报贩子的脖子前,说,“把魔法水晶留下,然后你可以走了。”

云天:“……”

情报贩子:“T口T?!神马?”

杰兰特想了想,让云天走到远一点的地方避开战圈,然后整个人气势突然提升起来,圣剑在情报贩子脖子上划出了一条细微的血痕,冷声道:“我说,留下魔法水晶,你就可以走了。”

“这是我的报酬!”情报贩子努力向后仰头祈求避开那贴着自己脖子的剑刃,呼吸都屏住了,但还是艰难地动着嘴唇坚持着捍卫自己的劳动成果。

杰兰特扔了一袋子金币到他的手里,淡淡道:“这才是你的报酬。”

情报贩子掂量了一下袋子的重量,犹豫了一下:“还有魔法水晶的钱……”

杰兰特直接把袋子里的金币收回来一半,再把袋子扔回到情报贩子手里。

情报贩子哭着把魔法水晶交到了阿尔杰塔附体的剑圣手中。

大获全胜的杰兰特先是珍惜地把魔法水晶收到怀里,然后兴高采烈地回到了云天身边。再次有幸观摩到杰兰特暴力现场的云天默默掩面。这样对情报人员真的大丈夫?而且为什么那么执着地想要回那魔法水晶啊!

两人骑上了黑鳞龙赶往玛格丽特古堡,云天按捺不住,开口问道:“刚刚那样没问题吗?以后会找他要情报会不会有问题?”假情报要不得啊!

“不会啊。”杰兰特理所当然地回答,“下次再去找他要情报的时候再稍微补偿一下好了。”

“怎么补偿?”云天好奇。

当然是抱得更亲密一些——打横抱起好像挺不错的样子,然后说不定还能趁着这个机会亲到脸呢。

杰兰特刚要回答,看到云天转过头来一脸好奇,刚刚智商掉线的剑圣瞬间理智回笼,搔着头,干笑着说:“这个……等到时候再说吧。”

云天抽了抽嘴角,感情他是连后果都没考虑就上了?莫非这也是阿尔杰塔荼毒的结果?

玛格丽特古堡在中立区域的深处,从这里出发要横穿大半个中立区域。路上由杰兰特英姿飒爽地提着圣剑开路,云天则淡定地坐在胖子上跟在他后面吸经验,开着团队频道和精英团众人聊天。

大家再次对他跟着杰兰特吸经验表示羡慕嫉妒恨,吵闹到最后,由河马不减肥亲自演绎了一段“妹妹坐船头,哥哥岸上走”送给云天,表示蹭老公经验不丢人。

云天骂了一句艹直接关掉了团队频道,决定在完成任务前都不会再联系那群禽兽,专心欣赏起杰兰特打怪的英姿来。

一段时间没见,杰兰特似乎又有所突破,光是在黑鳞龙前拄剑而立都让云天感受到一股逼人的气势。砍怪的招式也越发的随心所欲,隐隐有种不可阻挡、无坚不摧的气势。就如他所保证那般,杰兰特绝对不会让任何怪物越过他那道防线,被他护在身后的云天可以说不能更安全,只要顾着看剑圣表演就是了。

唔,真是越看越帅气。

伊莱恩家族的守护者对伊莱恩现任家主真心垂涎不已。

要是杰兰特是人类……

想到这里,云天不由得苦笑着叹气。人啊,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心。明明知道不应该也不可能,但就是忍不住去作出些虚无缥缈的假设。

“云岚?”又解决了一拨怪物的杰兰特回头,发现坐在黑鳞龙上的魔导士正一边叹气一边望着别处愣神,忍不住出声唤了一声。

“怎么了?”云天回过神来。

杰兰特皱着眉盯着他好一会儿,然后才缓缓摇头,跳上黑鳞龙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向他展颜一笑,说:“没什么,我们走吧。”

没有多疑,云天点点头,驱使着胖子继续向前走。而坐在他身后的年轻剑圣看着自己的手纠结了许久,到底还是没敢放到自家家族守护者的腰上。

——哎,要是阿尔杰塔在肯定又要骂他不争气没出息了吧。

越是深入怪物的等级就越高,两人前进的速度稍慢了一些,就这样走了快两个星期,两人才终于来到玛格丽特古堡。

杰兰特从黑鳞龙身上下来的时候还带着几分恋恋不舍,虽然他到最后还是没能成功抱到腰,但是到后面两人也从一开始的前后规矩地分开坐变成了并排靠坐,距离拉近了不少。对此,各怀心思的两人都表示非常满意。

正如其名,玛格丽特古堡是个异常阴森的城堡。古堡周围的区域还被非常恶趣味地设计成常年阴沉沉,灰暗的古堡孤独地伫立在悬崖上。云天看到这城堡就忍不住腹诽,里面全是神出鬼没的幽灵怪,这么大个城堡连仆人都没有,那位玛格丽特女伯爵是怎么住在上面的?这不魔法嘛。

杰兰特仰头望着古堡,露出了凝重的表情,说:“古堡中里面有很强大的存在,以我现在的能力,要战胜它……恐怕还要费一番力气。云岚,进去以后你记得要跟紧我。”

“我知道。”云天点头应下,然后按着自己之前的想法说,“我们只是来寻回伊莱恩荣誉对戒,不一定要和玛格丽特女伯爵对战。要是能用和平的方法解决就更好了。”这事还是要提前给杰兰特说一声比较好,要不然就怕这二货一见到boss就冲上去砍,能和平解决也变成没办法和平解决了。 

杰兰特点点头表示同意。达成一致后,两人谨慎地缓缓踏入了古堡。

古堡内昏暗得很,只能靠着零星的几点烛光来看清楚周围的环境。一进门入眼的便是已经颇为破败、积满了灰的大厅,但是还是能从那巨大的吊灯还有奢华的家居想象出这里曾经的辉煌。

看到这个显然已经许久没有人烟的大厅,云天皱着眉暗暗思索:那玛格丽特女伯爵该不会已经挂掉了吧,难道是幽灵类的NPC?要是是这样的话,这个古堡现在的样子倒是合理了几分。

正当他思索着,旁边就突然窜出了几只幽灵女仆。杰兰特干脆利落地解决了这些幽灵女仆,向云天招呼了一下:“我们走吧。”

“要往哪边走?”云天正准备试图从大厅里找到些关于任务的线索,听到杰兰特的话,顿时愣了愣。

“我刚刚在外面的时候就感觉到了。”杰兰特指了指上方,似乎对自己这次的敏锐有些得意,“那个强大的存在在城堡的最高处,就在那个高塔上面。”

那个强大的存在十有八九是玛格丽特女伯爵了。Boss呆在高的地方倒算是正常的设定,但是他才不信这个传奇任务会那么简单呢!即使知道女伯爵就在城堡顶端,这中间肯定还有要玩家自己探索的地方。

先不说塔楼的玛格丽特女伯爵,有杰兰特在,这里的小怪基本都不是什么问题了。照此推断,这个任务应该也是解密向的任务。这样一来,当然是该探索的地方都要探索,不用再走回头路。

云天挑挑眉,冲正在得意的二货剑圣一笑,然后一边继续调查着大厅一边调侃般问道:“那你知道怎么上去?” 

“呃……”杰兰特挠挠头,想了想,试探着说,“杀上去?”

 云天:“……”别抢阿尔杰塔台词啊!

 

 

 

03.

 

 

察觉出来云天的无语,杰兰特摊手笑笑,说:“法师不是博学睿智的存在吗?云岚你在,我只要负责保护你就好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虽然心里知道大概因为系统设定只能玩家自己探索杰兰特才会这样说,但是听到杰兰特的话,云天心里难免还是会有几分虚荣心被满足的感觉。把客厅能翻的地方都翻了一下,虽然没有翻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云天也不沮丧,只是招呼杰兰特继续在一楼的探索。

以玛格丽特城堡的规模,一楼也整整花了两人两天的时间才探索完毕。虽然没有找到什么与任务有关的东西,但云天却摸到了几颗稀有的宝石和几件对幽灵系伤害有加成的装备。

虽然进来玛格丽特城堡以后似乎系统有所限制,杰兰特打怪他只能得到一小部分的经验,不过云天也不着急——这里的幽灵怪等级比他高出不少,已经不是他能打得动的了,因此就算是一部分经验也比他自己辛苦去练级要快上些许。

今天他们终于扫荡完一楼,踏上了二楼。杰兰特微微皱眉,停下脚步,扫视了一下周围,对云天道:“这里陷阱比下面多不少。”

“所以就辛苦你啦。”云天拍拍杰兰特的肩膀,自觉地退后了几步,站到他的身后。

“交给我吧。”杰兰特回头冲云天爽朗一笑,然后就提着圣剑动力十足地一边暴力拆除陷阱一边向前推进,偶尔宰几只突然窜出的幽灵怪。

二楼的状况跟一楼还是差不多,但是却让云天意外地发现了一间还能住人的房间。不仅不像别的房间一样落满灰尘,连床铺都干干净净。

系统安排这样一个房间肯定是与任务有关,那么这房间和别的房间有什么不同?云天皱着眉仔细地搜查了一遍,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找不到线索也没关系。”杰兰特安慰道,“这个房间的幽灵已经被清除了,看起来还能住,我们晚上休息可以来这里。”

经杰兰特这么一说,云天灵光一闪:也许这个房间确实是一个任务场景,但是因为时间还不到而找不到线索?

想到这里,云天也赞同地点头,回答:“说的也是,我们晚上再来。现在先去探索别的地方吧。”

杰兰特不动声色地瞄了瞄那唯一一场大床,又看看等着他先走的云天,脸上一红,手脚僵硬地一转身出了门。云天倒是终于察觉到杰兰特有点不对劲,不过也没想出是什么问题,只能先暗暗记在心里。

在二楼因为有各种机关陷阱需要破解,二人的搜索速度也变慢了一点。再加上时不时有幽灵怪在杰兰特破解机关的时候扑出来,杰兰特一整天都处于精神紧绷的状态,虽然没有受伤,却是费了不少精力。于是云天等夜晚来临后,就跟杰兰特回到了这个房间。

扫视了一下周围,发现所有物品都还保留着自己翻过后的样子,云天蹙起眉,不死心地又搜查了一圈,依然是失望而归。

那边杰兰特倒是已经把床铺整理完毕,见云天紧皱着眉望着一边不知道在想什么,不由得笑道:“云岚,先休息吧。”

云天回过神来,无奈地一叹气,点头应了一声。刚准备下线,就被系统提示说特殊情况,无法下线。

无法下线?云天一怔。

来到玛格丽特古堡之后都没有过这样的状况,难道是因为在这个房间里?不过又转念一想,既然无法下线,也就是这个地方会发生与任务进程相关的事情?

想到了这一点,云天也就淡定了。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

云天转身,望着站在床边的杰兰特问道:“只有一张床,怎么办?”

不争气又没胆的剑圣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迅速地回答:“你是法师,你睡吧。”

“但是你已经辛苦了一天……”云天犹豫道。

“我没问题。”杰兰特直接从旁边拉过来一张椅子坐下,“我这样就好。”

“好吧。”云天认输了。说实话他还真有点失望,他还以为系统这次会放同床福利呢……结果是他睡床杰兰特坐着?

看着云天翻身上床,杰兰特心里骂了自己不争气一遍又一遍。借着灯光看着云天闭着眼躺在床上,杰兰特还是没敢一起躺上去,心中纠结了半响,最后只能化作一声长叹。

“怎么了?”云天睁开眼,微微偏头望向杰兰特。先不说这是在游戏里,就是被杰兰特一直盯着他就根本没法睡。

“没什么。”杰兰特摇摇头。

“我觉得你最近怪怪的,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云天想起上午的事情,忍不住开口询问。

杰兰特吞吞吐吐地回答:“我在莫伊死后,就有点……”

云天等了半天,没等到下文,坐了起来看着杰兰特,试探道:“迷惘?”

杰兰特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云天瞬间联想到任务的名称:杰兰特的归宿,莫非就是看自己的完成情况决定杰兰特未来的去向?

贝思柯德来找他不是为了让他跟着杰兰特来找戒指,而很有可能是因为看出来了杰兰特的迷惘。所以这个任务重要的根本不是找到玛格丽特女伯爵要回戒指,而是天天跟着自己一起打怪的杰兰特!

想到这里,云天想了想,半倚到床头,问道:“你之后想做些什么?”

杰兰特望着云天发了一会儿呆,才有点心不在焉地回答:“我现在也不太清楚。要说的话,大概是……”说着,年轻剑圣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笑了笑,“成为历史上最厉害的战士吧?”

想到那时候差点饿死街头的杰兰特,云天也忍不住低笑:“比起那时候,现在的你离这个目标可就近多了。”

“我还差得远呢。”杰兰特笑着摇头。

听到他这句话,云天突然想到:要是杰兰特真的以这个为目标,以后该不会就四处游历修炼去,要不是有任务就以后见不到了吧?

云天感觉有点焦躁,问:“除了这个以外呢?”

“除了这个,”杰兰特顿了顿,瞄了云天一眼,“大概还有……结婚。”

等等!这是什么神展开?杰兰特什么时候有结婚对象了?他怎么没听说过?!

云天整个傻掉,愕然地看着杰兰特,下意识地问:“和阿尔杰塔?”杰兰特认识的女性他只知道这一位。

“阿尔杰塔?和我结婚?!”杰兰特惊恐地看着他,用力地摇头,“你在开玩笑。”

云天:“……”阿尔杰塔好像给杰兰特和贝思柯德都留下了可怕的阴影?

“那么到底是谁?”云天追问道。系统难道安排了个什么从小定下的未婚妻之类的,所以杰兰特才来跟他去找戒指?

……要是是这样这个任务就不做了!云天咬牙暗恨。

“你也认识的。”平常大方爽朗的剑圣此时显露出几分羞赧。

云天皱着眉想了半天实在想不到人选,杰兰特又左顾而言他不肯告诉他对象,云天也只能违心地说:“你不肯说就算了。不管是谁,我都会支持你的。”

“真的吗?”杰兰特望过来,眼神映着烛火,熠熠生辉,“无论是谁?”

“是的,无论是谁。”云天不自然地偏头避开了他的眼神。他才不会说刚刚盘算着要是知道了是谁就把那位结婚对象干掉呢。

“谢谢你,云岚。”杰兰特微笑。

先前的踌躇只是担心云天会反感,只是要他就这样放弃,他绝对不会甘心的。正如阿尔杰塔所说,没有尝试过又怎么知道不会成功?

要是连尝试和坚持的勇气都没有,杰兰特也不会成为剑圣了。

望着又重新躺下的云天,此刻杰兰特终于下定了决心,决定寻个合适的时机就让伊莱恩家族的守护者变成伊莱恩家族的另外一个主人。

杰兰特这边是下定了决心神清气爽,躺在床上闭着眼的云天脑子里却是一片混乱,盘算到最后,抱着好歹也要趁任务给自己捞点福利的想法,开口说:“杰兰特,明天还要继续探索,反正还有位置,你也到床上来休息一下吧。”

机会都到手边了,再不抓住的就是蠢货。而杰兰特显然不是蠢货。

“好的。”杰兰特含糊地应了一声,然后绕到床的另外一边,面红耳赤、动作小心翼翼地躺了上去。感觉到躺在身边的人的温度,年轻剑圣双手规矩地交叠着放在腹部,身体僵直得跟尸体似的。

云天翻身面对着杰兰特,不动声色地靠近了一点。感觉到杰兰特整个人都绷住,云天不由得哑然失笑:难道是因为剑圣的感觉太敏锐,所以不习惯有人在睡觉的时候靠得太近?正犹豫着要不要退开一点,系统突然弹出了提示。

系统:杰兰特好感度+500,你目前杰兰特的关系为基友(快去结婚)。

来回看了好几遍,确定自己没眼花的云天沉默了几秒,然后规矩地躺回自己的位置上。

这个游戏……果然有哪里不对。

 

 

 

04.

 

 

辗转反侧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天亮,在两人终于跨越了间隔的那一段距离、手靠手肩并肩睡在一起之后,云天终于能下线了。

下线睡了一觉,草草吃了点东西休息够了再上游戏,云天把昨天那条系统抽了风的提示彻底忘掉,脸色如常地继续和杰兰特在玛格丽特古堡里探索。

剑圣眼睛通红——他也是一夜没睡,但是他的精神还是很好,一路上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披荆斩棘,一到晚上就准时收手,期待地望向云天:“我们回房去休息吧。”

云天:“……”还来?!

云天正想以“在夜晚探索城堡看看有没有意外线索”为由拒绝,但是被杰兰特眼神灼灼地看着又难以开口,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叹息一声,点点头:“好吧,我们回去。”反正再睡一晚他也不吃亏……

于是两人又躺在了同一张床上。

这么一躺,就同床共枕了快一周。在这一周里,两人也渐渐习惯了下来,从一开始的姿势僵硬、远远地睡在床两边,到最后发展到云天发现自己在杰兰特怀里醒来还能淡定地跟他道早安。

当然,要是其后那个不想话的系统又跳了出来破坏气氛就好了。

系统:隐藏任务‘七夜的同床共寝’完成,获得称号【法神预备役】。(称号说明:传说只有保持童贞之身到70岁才能获得法神的称号,但是预备役代表着你有成为法神的天赋和潜质。)

系统:杰兰特好感度+3000,你目前杰兰特的关系为一被子的基♂友(一张床上睡了七天还什么都没有发生你们还能再纯情点吗?!(╯‵□′)╯︵┻━┻)。”

云天:“……”他真是受够这个系统了!他是不是该打电话投诉系统调戏玩家?

杰兰特这边自然是不会被系统调戏的。事实上他现在已经觉得就算不能拿回伊莱恩荣誉也无所谓了——就这七天就已经让杰兰特非常满足了。

至于下一步什么的,正直的伊莱恩现任家主表示,先上车后补票这种事情他是不会干的。怎么……也得先订婚吧?

与此同时,他们也终于顺利地一路披荆斩棘到了五楼。按照先前在三楼的一个小储物室找到的城堡各楼的平面图,云天一到达五楼就指挥着杰兰特往书房所在的房间推进。

在找到城堡平面图中看,这个城堡根本没有设置什么通道或者楼梯能通向高塔。如果地图属实,那么只剩下两个可能,一是传送阵,二是密道。不管是二者中的哪一个,都需要更多的信息来推断,那么玛格丽特女伯爵的书房就是他们的首选目标了。

杰兰特很快扫清了道路,进到书房中仍然提着圣剑,保持着十足的戒备。云天则快速地在书房里寻找着与任务有关的信息,果然让他在书桌底层的抽屉里找到了玛格丽特女伯爵与某位名为约翰的先生的信件。

云天一目十行地把一沓信件翻阅了一遍,刚刚在书柜前随便抽了本书来翻阅的杰兰特也凑了过来,问道:“云岚,有什么收获?”

云天头也不抬,一遍看一边说道:“看来是玛格丽特和她情人的通信——看,这里有提到伊莱恩的荣誉!从信中推断,伊莱恩的荣誉应该是辗转中被约翰得到,送给玛格丽特女伯爵的定情信物。”

杰兰特微微皱眉。既然伊莱恩的荣誉对玛格丽特有这么重要的意义,想要让她物归原主恐怕不容易。

“不过约翰似乎因为一些意外逝世了。”看着那些应该是属于玛格丽特的凌乱字迹,不难推断出她当时的悲痛欲绝,云天缓缓地开口,“也许就是因为这件事玛格丽特古堡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也许因为伤心过度而自杀成为了一代幽灵BOSS?

“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要先见到她。”杰兰特接过云天递给他的那一沓信纸,随意地翻看着,问,“这里有没有提到怎么上去高塔?”

“信里怎么会写这些?”云天摇摇头,指着信纸道,“不过倒是有提到约翰和她常常会在高塔上约会。约翰这里有写:‘……传送阵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简直是惊呆了。有幸能到你的高塔之上那种激动我至今还记忆犹新——毕竟那是除了你的寝室之外,城堡的禁地之一。从那一天开始我才真正被允许走入你的内心……’”

念完,云天微微吐了一口气,说:“从这里看,高塔上是属于玛格丽特的私人领域,说不定入口可以由她的寝室入手。”

“寝室也在这一层,我们等一下去看看?”杰兰特回想了一下地图,看出云天还有在这里看看的意图,建议道。

云天点点头,然后继续在书房里翻看着,想再找出点什么线索来。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引起了他的兴趣,杰兰特倒是认真地从头捧着信纸读了起来。

云天大概看了一下书柜里的书,除了历史类和大陆趣闻,还有不少玛格丽特的笔记,从炼金、秘纹到法阵都有涉猎,看得出来她确实是个博学多才的人物。云天虽不明但觉历,啧啧了两声,随手把笔记给收了起来,打算拿回公会给这方面的人看能不能有什么领悟。

书房的收获就到此为止了,两人再向玛格丽特的寝室进发。到了这一带,怪也少了很多,两人一进寝室,本来已经不多的幽灵怪就全都远远避开,不敢进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云天奇道。

“或许是因为这里是它们主人的寝室?”杰兰特率先走了进去,一边猜测说,“从信上看,玛格丽特似乎很厌恶别人进入她的私人领域。”

云天嗯了一声,已经在寝室里东摸摸西摸摸,尝试着找出什么机关暗道。杰兰特倒是被床头悬挂的玛格丽特的肖像画吸引了过去。这边云天找了一会儿,见杰兰特一直看着那幅肖像,忍不住也多看了两眼。玛格丽特确实是个美人,红发艳丽得很,但再漂亮也不过是个NPC,对云天实在没有什么吸引力。

唔,不对,似乎杰兰特也是NPC来着。云天抿唇,然后心不在焉地四处找机关。相处得太多,再加上感情因素,有时候他真的会忽略掉这一个事实。

“果然!”杰兰特惊喜地喊了一声,云天一回头,发现杰兰特这货是直接把肖像画拆了下来,藏在画后面的是个传送阵。

“干得好!”云天毫不吝啬地赞了一句,连忙靠过去观察那个传送阵,“你怎么想到的?”

杰兰特却是疑惑地看他:“这不是常识吗?我们家族也有把密道和机关藏到画像后的。”

……常识?

云天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任务到这一步,居然不是由玩家来找出机关,而是让杰兰特因为直觉找到传送阵?

“这个传送阵应该就能通向高塔了吧?”杰兰特倒是没有第一时间开启传送阵,而是转头向云天询问,“你怎么看?现在进去吗?”

这时果然弹出了任务选项。询问到底是进去还是不进去。

云天心中权衡着利弊,最终点了不进去。

“我觉得……”云天还是很相信自己的直觉的,慢慢分析道,“既然玛格丽特是个非常讨厌别人侵犯她领域的人,我们也许不应该在这里进入。毕竟我们是来请求她把戒指还给我们的,因此还是尊重她这一点比较好。”

杰兰特笑着点头:“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从约翰那封信中所描述的看,他并不是从玛格丽特的寝室进入高塔的,所以应该不止这一个传送阵。”

“或许,可以看看约翰当年住的房间?”云天也想起了约翰信中提到高塔的地方,“他说‘传送阵出现在我的面前’,说不定当时玛格丽特是直接在约翰的房间架了传送阵的出口?”

“只有二楼有客房!”杰兰特眼睛一亮,兴奋地接口,“说不定他当年住的房间就是我们现在住的那间!”

“也许是我们之前遗漏了什么。”云天看了看时间,“今天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回去看看吧。”

两人回到房间,又是好一番查找,却还是一无所获,最后还是决定先休息。躺在床上的云天正纳闷着这个任务到底是怎么回事,躺在身边的杰兰特开口安慰道:“就算真的找不到伊莱恩的荣誉也没关系,这躺旅程有……咦?”

正打算好好诉衷肠的杰兰特猛地坐了起来,抬头看着天花板,惊道:“传送阵?!”

云天也抬头,果然看见了天花板上慢慢变得清晰,偶尔会闪过一丝微弱金光的传送阵:“为什么现在它才出现?”杰兰特自然解答不了他的问题,云天也没细想下去,权当是任务又到了新阶段,他拍拍剑圣的手,道:“我们上去吧。”

杰兰特点点头,握着圣剑,开启了传送阵。

下一秒,两人就听到了一个声音:“哦?有客人?”

云天循着声音望去,看见的果然是玛格丽特。只是现在的玛格丽特比起肖像画里的她更多了几分闲适和平和,向他们微微一笑。也许是因为她刻意收敛,云天并没有感觉到她身上强者的气势。又或者这她所处的环境也与关系——这是一个与她的寝室风格截然相反的温馨舒适的宽敞房间。

说实话,看见玛格丽特没有想象中的半透明幽灵状,这倒是让云天微微诧异了一下。

“你们能找到这里真是让我吃惊。”玛格丽特掩嘴一笑,“看在你们是从那条路上来的,我便听听你们的来意吧。”

果然!要是从她的寝室那个传送阵来,现在她就已经冷脸赶人走了吧?

看着她的动作,云天敏锐地看见了她戴在无名指上的他们此行的目标,伊莱恩的荣誉。云天组织了一下语言,刚想回答,杰兰特就已经上前两步,向她行礼然后说明了来意。

“伊莱恩的荣誉啊……”玛格丽特神色一黯,低头看着自己手上戴着的戒指,“想必你们也知道了吧,这是我的未婚夫送给我的。”

“是的,对你们的事情,我们都感觉非常遗憾。”云天劝慰了一句,“只是这个戒指对我们来说也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我明白的。它是伊莱恩家族的东西。”玛格丽特微微叹了一口气,抚摸着手上的戒指,情绪也恢复了平静,甚至还俏皮地向他们眨眨眼睛,“我只是希望它能在我身边多留一会儿。”

云天沉吟了一会儿,看着一直没说话的杰兰特,试探道:“既然如此……杰兰特,不如等你需要用到它的时候再来找伯爵?”

杰兰特却摇头,走过大半个房间站到玛格丽特跟前,坚定地说:“我现在就需要。”

玛格丽特有点吃惊地眨眨眼,随即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干脆地摘下了戒指交到了杰兰特的手中,真诚地低声祝福:“你一定能成功的。”

“希望如此。”杰兰特回了一个感激的笑容,心里其实紧张得很——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向云岚求婚是不是太鲁莽,毕竟直到现在为止云岚和他都依然是生死之交的关系。

看见玛格丽特和杰兰特在窃窃私语,云天心中隐隐预感到了杰兰特接下来要做什么。

是说,就算之前不知道,这几天也被那系统洗脑得什么都知道了。

果然,杰兰特拿着戒子走了回来,单膝跪在云天的面前,深吸一口气,与他对视,坚定地道:“云岚,请成为我的伴侣吧。”

真的听到杰兰特说出来,云天一瞬间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

系统跳出了一个是否选择框,旁边还在倒计时,云天却不知抽了哪根筋,打开了精英团的频道爆手速用鲜红的大字打了一句:“尼玛啊啊啊杰兰特跟老子求婚了!”

“我擦你坚定一点!脱团了就不能当法神了啊!”秋叶殇第一时间喊了出来。

“自带CP的元素使没资格说这话。”夏娜马上吐槽,鼓励地向云天说,“快答应啊!”

“欢迎踏入基佬的世界!”啊哦嗯沉吟一下,“回来PK我给你小菊花上一课。”

“然后杰兰特就要来给你小弟弟上一课了。”河马不减肥嘲讽他一句,然后认真地劝道,“总之不要想太多了,你情我愿的就答应了吧。”

“在一起!”

“在一起+1!”

“在一起+2!”

听着团里的禽兽们一同起哄、鬼吼着在一起,云天在心里暗想着他本来也没想着不答应,然后淡定地关上了频道,冲杰兰特一笑:“我愿意。”

前一秒还在忐忑不安的杰兰特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灿烂笑容,与他交换了戒指,然后虔诚地在戒指上吻了一下——看得云天的心都要化了。

系统:任务“杰兰特的归宿”完成。

系统:杰兰特好感度+5000,你目前杰兰特的关系为伴侣(灵魂伴侣)。

系统:奖励获得称号【伊莱恩家族族长伴侣】。(称号说明:唯有与伊莱恩家族现任族长结为伴侣之人才有资格取得此称号。)

系统:是否要接受杰兰特的委托“和♂谐的婚后生活”?注,此任务为突发性任务链,必须独力完成,无时间限制。

望着两个都是“是”的选项,云天:“……”

真是够了!和♂谐这方面的事情也是任务吗?!系统到底管多宽?!

 

 

Fin.

 

 

后记

然后云天和杰兰特就被情人死后果断入FFF团的玛格丽特烧死了。(喂


评论(13)
热度(147)

© 鹰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