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巢

开个子博,放起点小说耽美同人
不管哪部都是站了主角受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๑´ㅂ`๑)

【法师三定律】家养犬与流浪猫03(瑟连X玺克)

03

 

瑟连不是希望舒伊诺奴遇到危险,也不是轻视自己与玺克的羁绊,他只是对此感到妒火中烧。一个嫉妒的男人是毫无道理可讲的。

舒伊诺奴是个好女孩,如果她喜欢上了玺克呢?骑士忐忑不安。玺克会喜欢男人吗——会喜欢他吗?

“哦。”好一会儿,瑟连才如梦初醒,应了一声,接着动作僵硬地放开了玺克。

玺克仿佛看见了一只沮丧得耳朵尾巴一同垂下的大型犬,连那一头金毛都失去了光泽。

认为对方是因为他的拒绝而沮丧,他感觉不自在极了。玺克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因此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补救。

如果被他拒绝的人是奈莫,也许他会痛心疾首地痛斥他的绝情,又或者会不在意地笑笑,接着再接再厉。说起来,瑟连也不太对劲——正常来说,骑士也不会太在意他的拒绝,因为只要是他认定的事情,玺克再怎么样拒绝也没用。

所以他真的搞不懂瑟连为什么今天会这么敏感。

难道是这家伙砸人际关系上碰到困难,又陷入了情感脆弱期?玺克为难地抿起嘴唇。

“我还有魔书馆的工作。”他想要打破这令人难受的沉默,“等师父回来以后,嗯,也许……”

听见对方笨拙的解释,瑟连转过头,看见他紧绷的脸,突然笑了出来:“其实刚刚你可以答应的。”

“什么?”

“我只是提议下次去而已。”骑士对他谆谆教诲,“反正又不是确定的事情,你可以暂时答应下来。”

玺克瞪大了眼睛:“那真的要去的时候怎么办?”

“到时候再找借口拒绝咯!”瑟连轻松地回答,“不过按正常来说,百分之九十九是不会有下文的。我们再试一次——下次带你去泡温泉怎么样?”

“呃……好?”玺克犹豫着回答。

“回答正确。”瑟连大笑,手臂一伸,亲密地搭住玺克的肩膀。

玺克一点儿也不习惯这种亲近,他伸出手指,戳了戳骑士结实的胸膛,威胁地看了他一眼。骑士无辜地耸耸肩,主动放开手,退开了一些——玺克一个孱弱的法师想凭力气挣脱他的束缚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两人又聊了一些别的话题,泡得手指都起皱了,才从浴池里起来。瑟连的房间在玺克的对面,他们互相道了晚安,各自回了房间睡觉。

这是第一天。

接下来的第二天、第三天……第二十天,亦是如此,瑟连的进度堪忧。按照计划来说,玺克早就应该察觉到他的追求,但对方的天线似乎像是坏掉了一样,根本接收不到他发射出来的恋爱信号。

骑士感觉相当挫败。

与他有同样感觉的是静静地围观的婆婆妈妈们。第一天看二人相处,她们感觉还挺有几分初恋的脸红心跳,骑士和法师的经典组合非常赏心悦目。然而一连二十天都是如此,她们开始嫌弃瑟连动作太慢。

玺克伏在柜台上睡着了。他昨天看书看得入迷,一直快到天亮才入睡,所以早上一直在打瞌睡,到现在终于撑不住了。

瑟连脱下了披风,小心翼翼地给他披上。对方依旧睡得很沉。虽然住在龙巢的这两年伙食变得相当不错,玺克依旧瘦瘦小小,没长出多少肉来,瑟连的披风将他整个人裹得严严实实的。

圣骑士偷偷拿过玺克之前填好的评分表,翻看了起来。瑟连今天穿了一套简单款的骑士服,上面的装饰不多,色调也非常朴素,但细看的话能发现袖口领口等不起眼的地方都绣着繁复的暗纹,剪裁也非常考究,衬得骑士身姿挺拔,看起来非常精神。

而在玺克的评分表上,这套衣服的评分是:简约SS 优雅SS 成熟S 性感A 清凉A,后面跟着五颗红心。

瑟连看着那五颗红心,满意地点点头。隔壁传来一声刻意的咳嗽声,瑟连转过头去,站在柜台外的几位妇女正冲着他使眼色,让他过去。

“你这样不行。”他凑过去后,其中一位摇头叹息,“太慢了。”

剩下几位也打开了话匣子,数落嫌弃着瑟连:“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太含蓄了。”

“很含蓄吗?”瑟连回想了一下,觉得并不是这样的。他俩好歹也每天一起洗澡了,这还叫含蓄吗?

“牵手了吗?接吻了吗?约会了吗?”

瑟连老实地摇摇头。

这位体态丰腴、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带着“果然如此”与“你真是特别没用”的意味哼了一声,开口指点:“没看法师小哥到现在还一脸状况外吗,你得再大胆一点。脸皮这么薄是追不到女……男朋友的!”

“约他,约他出去啊!”另外一位妈妈级人物兴奋地说。她脸颊泛红,带着一脸梦幻讲述起了她当年被追求时候的甜蜜过往,引来同伴们一阵阵压抑的惊呼和愉快的叹息。

玺克听到一点动静,从睡梦中迷迷糊糊地醒来。他依旧趴在臂弯里头,侧过头半睁开眼睛,瞧见隔壁又被一群婆婆妈妈围着瑟连,正进行每日愉快谈话。他赶紧又闭上了眼睛,悄悄将披风裹得更紧了一些,假装自己并没有醒来。

玺克似乎又睡了一小会儿,等再次醒来的时候,要接小孩回家的婆婆妈妈们已经散开,瑟连面前多了一本书籍。

“你在看什么书?”玺克好奇地凑了过去。

“你醒啦!”瑟连合上书本,向玺克展示封面上的标题:《如何追求你的另一半》,“夫人们说,读读这个会对我接下来有帮助。”

魔书非常自豪地挣脱了瑟连的手,在空中优雅地转了个圈,接着才缓缓又躺回了桌面,标题闪烁着粉红色的光。

《如何追求你的另一半》是龙的魔书馆里流传的众多传说中的一个。据说只有有缘人才会在魔书馆的书海里找到这本书,而玺克,很显然地,并不是其中的一员。它的作者并没有在书中留下名字,但作者倾注于其中的心血与祝福无疑达成了某种施法条件,让这本书成为了一本魔书。

据说书中的文字会根据读者的现实需要,在每一次翻开的时候重新组合。自诞生以来,它已经帮助过无数有缘读者追求到自己的另一半。

在玺克醒来之前,瑟连已经看了好几页。魔书告诫他,说话一定要直白,要多多赞美对方。瑟连虽然不太懂,但总之决定先照做。

“你有喜欢的人了?”玺克问。

说话要直白!要赞美玺克!瑟连叮嘱自己。虽然已经面上发红,但他还是坚定地点头,勇敢地在暗恋对象面前承认了这一点:“没错。”

“哦!”玺克点点头,没有追问下去。他沉默地将身上的披风脱下,还给了瑟连,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等着他询问详情的瑟连非常受伤。不过对着沉默的玺克说话可是他的专长,瑟连继续说:“我们已经认识很久了,不过最近几年我才发现我喜欢他。”

瑟连手中的《如何追求你的另一半》突然剧烈地颤动了起来,书页胡乱翻动,他不得不用力将它按在桌上,才继续说:“他没有被命运带给他的苦难击倒,而是振作了起来。他没有迷失在对力量的追求之中,也不愿滥用这份武力为自己谋取不当的利益,所以我觉得,他真的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

“虽然他暂时陷入了迷惘之中,但是我相信他一定能走出来的。”瑟连说,“我希望今后我能够保护他,让他远离苦难与厄运;引导他,让他勇敢追寻自己的理想,像任何一个幸福的人一样生活下去。”

圣骑士看向玺克,那双绿眼睛就像枝头刚生长出来的嫩芽,又如轻柔拂过湖面的春风,温柔得快要滴出水来了。

被注视的人却感觉如坠冰窟。

“你对着我说这个干什么?”玺克说,“别说了。”

《如何追求你的另一半》已经彻底停止了挣扎。它心如死灰地躺在桌上,安静得仿佛它不是一本魔书。

瑟连:“……??”

玺克面无表情地看了看时间,转过头去调整传送法阵,魔书馆里播放起了闭馆提醒。瑟连无措极了: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按照魔书的告诫行事,玺克看起来却特别不高兴。

骑士打开了手里安安静静的魔书,里头一片空白,一个字都没有。瑟连瞪着空白的书页,小声地问:“喂,你是怎么回事?说话!”

魔书依旧没有反应。瑟连只得暂且把书放回了包里,打算晚上回到房间里再跟它好好沟通。

接下来的时间里,玺克比往常要沉默许多:这是他表达不高兴的惯常方式。骑士最害怕的就是这个;他感觉此刻的法师就像他的高速公路一样阴晴不定、琢磨不透。当然,养了那么久的猫,要顺毛摸这一点他还是懂的。

于是瑟连只能拼命说话,比在异世界的渔船上更加努力。玺克也慢慢软化了下来,总算没有再用单音节来回应,。

洗完澡后,二人各自回房,瑟连气急败坏地将《如何追求你的另一半》从包里掏了出来,双手抱胸,瞪着它说:“快给点反应。否则就跟我决斗!枪、剑、巨斧,武器随你挑!”

堂堂一个圣骑士,竟然对着一本魔书提出决斗,圣剑有灵恐怕都要为此而哭泣了。

不知是瑟连的威胁奏效了,还是魔书已经调整好了心情、决定勇敢面对职业生涯中的第一败,这回它很快便自动地翻开了书页,字迹浮现,为瑟连解惑:“法师先生没理解您的意思,以为您喜欢的是别的人,所以感觉非常失落。”

“怎么可能,我都把话说得那么明显了!”瑟连难以置信。

他还认识多少人像玺克一样明明非常强大却执着想当个良民、并且暂时处于(待业期)的迷惘中啊!

书中字体变得潦草,像是魔书着急着吐槽:“法师大人不开心的理由也非常明显,您不也一样没发现!”

瑟连仔细想了想,点头道:“你说得对。”

“不过既然法师大人觉得不开心,那么您还是很有希望的!”魔书振作起来,鼓励道,“接下来请再接再厉,要赶紧澄清误会,更进一步!”

“那我要怎么做?”瑟连问。

……

当夜,瑟连手里夹着一个白胖的枕头,来到玺克房间的门前。圣骑士表情严肃,站得像标枪一样笔直。他抬起手来,在门上轻轻地敲了三下。


-TBC-


还没有坑(

_(:з」∠)_上班好忙,回家不想碰电脑,最近都没怎么码字(

等我适应了上班狗的生活以后会勤快一点儿的!

评论(12)
热度(49)

© 鹰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