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巢

开个子博,放起点小说耽美同人
不管哪部都是站了主角受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๑´ㅂ`๑)

【法师三定律】家养犬与流浪猫02(瑟连X玺克)

02


电视上播放着以蜜月为主题的旅游节目,玺克对各地风土人情很感兴趣,而瑟连对蜜月很感兴趣,两人一拍即合,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魔法传送阵亮起,阿寇儿扛着两件非常有分量的行李进入了图书馆。面对曾经几乎死在自己手下的骑士,玺克的第一反应是往柜子底下躲,却被瑟连一手揪住。

“你们好。”阿寇儿平淡地向二人点头,对瑟连说,“我来给你送行李。”

“辛苦你了。”暂时没空对行李发表意见,瑟连强硬地抓着玺克的衣领,让他不得不面对沉默寡言的骑士。

死灵师看见对方面无表情的模样,腿肚子一阵发软。虽然已经当了好几年良民,但见到这位圣洁之盾的骑士,他心头便感觉像压了一块大石头,直接面对曾经的受害者让他难受至极,几乎想躲到瑟连的身后。

玺克慌忙地低下了头,避开了视线接触,声如蚊蚋地说:“你好。”

阿寇儿默不作声,如同安慰宠物一般摸了摸他的头。他将两件巨大得过分的行李放到柜台上,发出沉重的声响。玺克还在为他的动作发愣,瑟连则打开了其中一件行李,里面的各式衣服塞得满满当当的,足够他每天着装成一个闪亮亮的圣骑士。

他瞪着行李,迷惑地问:“怎么这——么多?”

“圣洁之盾要推广形象工程。”阿寇儿说出准备好的说辞,“反正你没任务,班纳图决定让你当试点,看看效果。”

为了让他在玺克面前随时保持英俊潇洒,骑士团也实在是用心良苦。瑟连与他对视一眼,也明白了过来,感动地点点头,接受了工作单位的人文关怀。

一旁的玺克不知道他们这些弯弯道道,沉思道:“这是不是叫偶像包袱?”

瑟连:“……”

阿寇儿的视线转向玺克,死灵师当即收敛起脸上的笑意,怯懦地站在柜台后,任由骑士打量。骑士从随身携带的文件袋里掏出了纸笔,面无表情地问:“日常的习惯爱好?”

“嗯?问我吗?”玺克被问了个措手不及,“我喜欢吃和读书……”

“喜欢的颜色?”

“暗色系吧,黑色、紫色之类的。”

“喜欢的食物?”

“都还好,我不挑。便宜、大份又好吃的最好。”

玺克老老实实地回答了许多关于个人喜好的问题,见阿寇儿将他的回答一一记录下来,他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拉了拉瑟连的衣摆,凑到他耳边小声地问:“圣洁之盾是准备建立潜在犯档案库吗?”

不,只是又一个来自工作单位的人文关怀而已;虽然玺克的大部分回答他都早就知道了答案,但他还是很感激大家的热情帮助。圣骑士哭笑不得地回答:“我之前不是说么,圣洁之盾早就没有在关注你了。你现在只是普通市民。”

阿寇儿写完了最后一个字,对着完成的问卷满意地点点头。他看了瑟连一眼——被看的人从那古井无波的眼神中读到了一句“你知道该怎么做”——后,又从文件袋中抽出了一沓纸,递到玺克的面前。

玺克发现那是一沓每日评分表,要求填写着每日从表中规定的各个方面评价骑士当日的着装,这一大沓纸起码能填上一个多月。

“希望您能协助圣洁之盾形象工程的开展,以瑟连为目标,完成这些问卷。”骑士看起来严肃正经,扯起谎来非常有说服力,连一旁的瑟连都几乎要相信了,“回收问卷后,我们根据刚刚了解到的偏好对您的评分进行修正。”

“哦、哦,好啊,可以。”第一次被当做热心市民对待的玺克受宠若惊,点头接下了任务。

“非常感谢。”阿寇儿向他们点头,“那我先走了。”

望着完成任务后的骑士以军人般的姿态雷厉风行地离开,玺克心里猛然一松。虽然阿寇儿什么都没说,但他似乎已经理解了对方的态度:之前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他现在只是萨拉法邑朵这个国家中的一个普通市民。

这个事实令他由衷地感到愉快。

一直悄悄观察着他的表情的圣骑士亦是如此。

 

瑟连将行李带回房间整理,独自留在柜台的玺克愉快地打开了一本小说。

这不是魔书,而是一本正常的图书,也许是来借书、还书的客人落下的,等玺克注意到的时候,它已经静静地躺在了柜台桌面上。这本书是那本以又穷又瘦的法师为主角的法师小说的番外小故事,讲述这个法师的感情生活。

在这本小说中,法师终于有了点主角的模样:他认了一头龙当师父,跟师父一块儿住,每天早上都要在五万平米的龙巢醒来面对七八十万册的书籍,也不必再担心工作的场所会以什么方式爆炸。

在这一册番外中,由于师父要参加龙族的集会,主角到龙的魔书馆当上了图书管理员。他刚到这儿没几天,由于因缘际会以及剧情需要,之前的故事中曾经出现过的圣骑士就登场了。

由于这是讲述法师爱情生活的一册番外,没有浅薄而愚昧的女人,没有热衷于给人洗脑的宗教,也没有丢了孩子的女鬼,平静得像是厄运已经远离了法师。

玺克看得津津有味,险些错过了闭馆的时间。送走了客人们,解决了闭关的事情后,玺克叫了两份外卖,两人一边看着电视新闻,一边享用了晚餐。

“我要去洗澡了。”玺克用纸巾擦了擦嘴巴,冷静地宣布。

听了玺克的打算,瑟连浑身一僵。他头也不回,直直地盯着播放着“男子求爱被拒、兄弟献身安慰”之类八卦新闻的电视看,结结巴巴地说:“你先去吧。我再看一小会儿。”

“好。”玺克点点头,“那你等下再来,我先去放水。”

法师离开了自己的视线范围后,瑟连悄悄松了一口气。他抬起手来,用力搓了搓脸颊,心跳如擂鼓,甚至紧张得背心出汗。

即将跟暗恋对象一起洗澡,骑士觉得自己急需一些自制—以及勇气。虽然他之前也曾经跟玺克共浴过,但当时他还没清楚自己的心思,所以能够表现得非常坦然。但是现在……

圣骑士又深吸了一口气,将汗湿的手在裤管上擦了擦,站起身来。他脸上带着窘迫以及不容忽视的几分羞赧,跟着法师离开的方向,步伐僵硬地向前走去。

 

瑟连到底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另外一个目的,在洗澡的时候尽心尽力地跟玺克讲述着在圣洁之盾工作的经历。其中有荣耀时刻、也有辛酸之处,但可以清楚地感受到骑士在一步步地变得成熟。他希望能藉此唤起死灵师重新踏入社会的勇气。

玺克一边听着,一边趁着对方不注意偷瞄对方。瞅见骑士健硕的身材,法师扁扁嘴,收回视线专心洗澡。

浴池已经放好了水,两人冲洗了身体,泡进了浴池里头。瑟连见玺克一脸放松地泡着热水,不由得想起上一次跟这家伙泡澡,他笑着问:“你现在不怕泡澡了?”

玺克瞪他一眼,嘴硬道:“我当时也不怕。”

“那次以后你去泡过温泉没有?”

“没有。”玺克回答。他这两年大多时间都呆在龙巢里头。

“下次我们一起去吧!刚刚那个节目不是有介绍吗,南方有个很出名的温泉城市,我们去那儿玩几天吧!”瑟连一双绿眼睛闪闪发亮,他热情地拉起玺克的双手,笑容灿烂得让死灵师下意识地想抬手挡住阳光。

骑士的手比玺克的要大,此时那双铁箍般的手紧紧地包裹住了他的双手,玺克挣脱不得,只得放弃。他低头避开瑟连真诚的目光,但看见对方露出水面的结实胸膛后,又不自在地抬起头。

玺克抿起唇,无情地拒绝:“不要。”

两人动作僵持着,陷入了迷之沉默。瑟连早就料到对方会拒绝,此时他沉默是被另外一件事情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骑士怔怔地盯着对方右手上手臂上那一圈伤疤,几乎忘记了回答。想起这伤疤的来历,他被一阵迟到的酸楚袭击,心脏像是泡在醋酸中一样难受,原本面上灿烂的笑容也慢慢慢慢灰暗了下去。

为了救舒伊诺奴,玺克曾经砍下右手作为施法材料。他后知后觉地想到:玺克跟舒伊诺奴曾经有过一段互相扶持、结伴逃亡的日子;而他……他是负责通缉追杀的那一个。


-TBC-


更了个新

瑟连莫慌!相杀了才能相爱啊!(并不

评论(7)
热度(41)

© 鹰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