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巢

开个子博,放起点小说耽美同人
不管哪部都是站了主角受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๑´ㅂ`๑)

【贩罪】旧公寓与怪邻居03(血天)

03

 

即便处于如此惊恐的状态,左道那该死的作者本能又出现了。一道灵光(在本文作者的安排下)闪现,左道决定,这位教授在书中的绰号就叫血枭。

“今天出来得倒是挺快啊……”天一说。

“哦,是吗。”血枭说。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左道,你对门邻居。”天一冲着左道这边抬了抬下巴,懒洋洋地说,“我已经把你这个顽固分子交给他了,以后每个月都他来收你的房租。今天认个脸,别以为他是个骗子把他拉到解剖台上了。”

此时左道反而冷静下来了。他观察着房东先生的表情,在心里念道:这不是开玩笑,他是认真的……

听了天一的话,血枭转过头来,看了左道一眼。

他的表情挺平静的,但是写手总觉得这人是生气了……

左道硬着头皮挤出了个谄媚的笑容,说:“奇里奥斯先生,幸会、幸会。”

“在你们开始客套之前,不妨先把这个月的房租给我。”天一打断道。

切弗教授转头进了屋子,没多久后,拎着一个纸袋出来了:“给你。”

书店老板一点儿也没在意血枭手套和纸袋上沾着的血迹,将纸袋接了过来,打开随意地往里头看了一眼,说:“嗯……不错啊。”

“新鲜的。”切弗回答。

“看来你这个月过得不错。”天一说。

“还行吧。能坚持这么久,我也挺吃惊的。”切弗说。

左道瞪圆了眼睛,盯着教授先生蓝色塑胶手套上新沾上的鲜血,听着这两人说话,额上有冷汗冒出。

根据他们的对话,他轻而易举地脑补出了整件事情:刚刚从奄奄一息但依然存活的人体中取出的新鲜内脏,纸袋没有渗出血来,也许里面还有一层塑料胶袋,这就是血枭这个月的房租了;接着天一会将内脏冷藏在书店中,等着中间人来取——将它变现并不是什么难事,毕竟他不是一个普通的书店老板,并且这事儿血枭不是第一次干了,他有许多门路。

喂……这篇文不是和平日常AU吗,为什么两个人一碰面以后画风就全变了?左道用袖子擦着额角的冷汗,这么想着。

“我下去了,这个不能等。”天一晃了晃纸袋,说完就转身往楼下走去。其实左道挺想转身回自己家关上门装死的,但这个念头一浮现就被他理智地否决了。毕竟他家只有一扇木门、一扇铁门,怎么可能拦得住门外这个怪物……

血枭开口了:“左道先生。”

“在!”左道应道。

“进来坐吧,我觉得我们需要好好谈谈。”血枭说。

左道慢吞吞地跟着血枭走了进去,神情畏畏缩缩,看似不安地张望着,实际上是在观察着血枭家里的情况,寻找着逃生路线。

他扫视一圈,便将房间的布局了然于胸了——A户与他所在的C户是以楼道为轴对称的,看起来血枭是把卧室房间改造成了实验室;客厅摆着几张沙发,左道瞅了瞅样式,发现果不其然是一张沙发床。

“坐吧。”血枭随意地坐到最近的一张单人沙发上,吩咐道。

左道的目标非常明确。他直直地走向了离血枭最远、同时也是离窗户最近的沙发边上坐下,屁股只堪堪沾着沙发椅垫,随时可以一跃而起跳出窗外。

“奇里奥斯先生,请问你要跟我谈什么?”

“天一给了你什么好处?”血枭直截了当地问。

“只要我每个月帮他收你的房租,其中百分之十就归我了。”非常清楚这不是能讨价还价的时候,左道一点儿也没绕弯子地回答道。

“每个月多付给你房租的两倍,让他自己上来收租。”血枭说。

谈到钱这个问题,写手的心思马上活络了。听见血枭提出的交易,他的第一反应是,能不能两边都赚?

左道眼睛滴溜溜地转着,问:“奇里奥斯先生……冒昧问一句,您提出这个交易的原因是什么?总不成是为了折腾天一吧?”

“少废话,你是接还是不接?”血枭没理会他的问题,他只接受一个答案——否则他不介意用一些别的手段让事情回到正轨,这样下个月的房租也有着落了。

“当然接!”左道马上回答,想了想那,又说,“我只是想尝试帮助你……如果是想折腾天一,很显然你可以用更好的方法,比如说,呃,砸坏他的咖啡机……”

“自作聪明,谁说我是想折腾他的?”血枭冷笑着打断了他。

“呃……不然呢?”

“我只想见他。”血枭坦荡荡地说。

什么鬼?写手一时没法接受这个设定,混乱地想。他几乎忘记了自己先前对血枭的顾忌,难以置信地问:“……你的意思是,你除了天一谁也不想见?”

“差不多吧。”

“原因呢?”左道继续追根溯源。

“我看他顺眼。”

这个答案虽然粗暴,但是无懈可击啊……

左道思考了一下,还是继续问:“为什么?”

“你是复读机吗?”血枭有些不爽了,“我不看他顺眼,难道看你顺眼?”

“自、自然是老板胜我许多……”左道又开始擦汗了,“奇里奥斯先生,我只是想了解清楚情况,方便对症下药……”

“是方便你赚两头的钱吧?”血枭冷笑着说,“问答时间结束了,我劝你少耍花样,左道先生。”

“等、等等!最后一个问题!”左道实在憋不住了,问,“你是不是喜欢老板啊?”

“喜欢?什么叫喜欢?”血枭面无表情地陈述道,“如果在全人类中要挑一个我愿意看一辈子的人的话,我选天一。”

这不是喜欢,这是真爱啊!左道顿时被这句话镇住了。看脸真看不出来,血枭这情话技能绝对点满了啊!

写手只震惊了几秒,便强迫自己接受了这个设定。他清了清嗓子,说:“既然如此……在下有一个主意……”

“有屁快放。”

“与其等着天一每个月送上门一次,不如主动出击?”左道说,“没有机会就创造机会——比如说停个电什么的,你就可以下楼找他了。把他追回家,想看多久看多久。”

血枭并没有被左道绕进去,淡淡地说:“这和我们的交易有什么关系?”

“我可以帮你把天一把到手。”左道说。

“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血枭伸出食指比了个一,说,“否则,我就会动手让一切回到正轨。”

左道不由得咽了咽口水——他完全能猜到,对方拨乱反正的方式必然是伴随着血腥、疼痛和尖叫的……

 

从血枭家里走了出来,左道脸色凝重。

现在回想起来,整件事情非常不对劲。作为一个十分惜命的人,他觉得刚刚自己简直像是中邪了一样:如果只是为了钱,他大可干脆地接受血枭的交易,直接下楼把锅甩回给天一,而不是冒着生命危险去多挣三分之一。

他仔细琢磨了一阵子,发现自己作出这个选择,并不仅仅是钱的问题……而是出于一种强烈的求生本能。这种危机感逼迫着他走上了看起来更加危险的道路——似乎要是他不插手血枭这件事情,他的小命就要不保了……

这是怎么回事?左道一向很信任自己的求生本能,虽然尚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但总而言之,这事他必须管。

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左道长叹了一口气,敲响了月妖家的门。

开门的不是月妖,而是一位穿着西服的老绅士。他冲左道笑了笑,打开了门,说:“你好,左道先生。我是D单位的史特兰哲,你可以叫我魔医。进来吧,我和伏月都在等你。”

“你们对奇里奥斯先生的事情有兴趣?”左道挑了个安全位置坐下,小心地打听道。

“确实有点兴趣。”魔医说。

“他刚刚跟你说什么了?”月妖直截了当地询问。

说还是不说?左道飞快地在心中权衡了一下利弊,选择了前者,接着像倒豆子一样把刚刚的事情跟二人叙述了一遍。

两人越听,表情越加古怪。直到在左道模仿着血枭的表情和语气说出那句将他震住的那句情话后,月妖夸张地颤抖了一下,捂住了脸,痛苦地呻吟着喊道:“够了!你别说了!我不听我不听!”

魔医也有些接受不良,他深吸了几口气,迟疑地问:“这……他真的是这么说的?”

“当然!”左道回答。看见两人的反应,他心里头有些疑惑:虽然他也被血枭这话镇住了,但这两个人的反应未免也太过夸张了吧?

“总而言之,现在我要在一个月内帮他把到天一。”左道说,“还请二位多多帮忙。”

“血枭……要去把天一……”刚刚缓过来的伏月受了这一记补刀,往沙发扶手上一倒,阵亡了。

“振作一点,我觉得这倒是好事。”史特兰哲拍拍伏月的肩膀,说,“但这也许不是我们想的那样,不妨从另外一个角度看看,从字面意义上理解那句话。”

左道眼睛一亮:“你说。”

“你也许还不知道吧?”史特兰哲说,“切弗有种比较特殊的能力,只要在他的视线范围内,他就能轻易地感知到你身上的负面情绪。”

作为一个写手自然不会放过这种酷炫的设定,左道赶紧记了下来。

“天一是个怪咖。”听了史特兰哲的分析,伏月也有些明白他的思路了,接口道,“正常人类都会产生嫉妒、憎恶、贪婪之类的负面情绪,这是人性;不过在天一身上,这些情绪说不定只有正常人的百一……”

“所以比起别人,他更愿意看见老板的原因确实就是字面意义上的看他顺眼?”左道问。

“呃,这也只是我们的推测。”魔医说,“我个人实际上是比较希望切弗是真的产生了爱这种情感——虽然对象比较奇特,但也不是不能理解……”

“你说得好有道理……”月妖虚着眼说。

说得好像血枭是个没有情感的机器人似的,说不定人家只是情商低呢?左道想。

当然,这不关左道的事,他现在只关心他的任务:“所以,你们的意思是同意入伙了?”

“干了!”月妖一锤定音。

 

次日。

虽然昨天接下了一个艰巨的任务,然而左道还是要码字的——写手的人生就是这么悲哀。所幸的是,昨天一直空缺的角色终于出现,得到了不少灵感的二流写手今天码起字来虎虎生威。

他正码得兴起,啪的一声,屋里灯光全灭,空调停止;阳光透过窗户投落到屋内,但尚照不到左道这个角落。

停电了。

呆在房间里最阴暗的一个角落,深沉地看着漆黑一片的电脑屏幕,左道觉得,自己可能知道凶手是谁……

 

-TBC-


埋几个简单易懂的弱智伏笔(。

一不小心就写了这么多……上万指日可待啊!我好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完结!(青蛙甩头gif

评论(16)
热度(145)

© 鹰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