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巢

开个子博,放起点小说耽美同人
不管哪部都是站了主角受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๑´ㅂ`๑)

【贩罪】旧公寓与怪邻居01(血天)

01

左道提着两份外卖,沿着小道走到了尽头,拐弯,就看见了一栋老旧的四层楼公寓。公寓的一楼是家生意冷淡的书店,由房东天一经营着——说生意冷淡其实不太贴切,至少在左道搬来后的这三天里,他就没见过那书店有生意上门的。

但是,谁管他呢。他只关心天一能不能付给他帮忙带外卖的钱——而天一每次都会非常慷慨地给个整数,这也是左道偶尔会顺手带给他捎上点食物的原因。

左道打开了店门,书店特有的纸张的味道扑面而来。他站在门口张望了一下,隐约地在书架的空隙中看见了坐在办公桌前的书店老板,才举步维艰地往里头走。

天一的办公桌大概是整个书店最整齐的地方了。办公桌上除了店主心爱的高档咖啡机,就半杯喝剩了的冷咖啡;靠坐在那张舒服的沙发椅上的书店老板将腿搁在一摞大部头上,将一本书摊开搭在脸上,姿势舒服惬意得很,看起来像是在补眠。

左道正犹豫着要不要叫醒他,依然维持着原来姿势的天一突然说话了:“钱在桌上,东西放下。敢发出多余的声音下个月双倍房租。”

被掐中了死穴的左道登时连呼吸声都弱了几分。在桌上扫视一圈,他小心翼翼地将咖啡杯下压着的钞票抽出收好,放下外卖,循着原路悄不作声地走出了书店……

 

左道是一个作家,在网站上连载小说,也偶尔会给杂志供稿。

之前住的地方实在太吵闹,忍无可忍的左道终于决定搬家。通过多番的询查对比,他才找到了这个环境清幽、租金便宜的旧公寓。照着传单上的地址找了上门,左道敲开了书店的大门:“你好,请问天一先生在吗?我是来租房子的。”

没人应声。

左道又等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书店的书架上、桌上、地上都胡乱地堆满了书,让人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其混乱程度足以逼死强迫症;窗边的书堆得尤其地高,阳光被拒之窗外,因此即使是白天,书店里头也昏暗可怜。

被这个非常有惊悚片气氛的书店弄得心里有些发慌,一向很珍爱生命的左道在门口踌躇了一下,正准备退出去,就听见了书店里头传来非常有节奏的声音。

被这声音所吸引,左道保持着随时准备转身跑的姿态,往书店里走了几步,一眼就瞧见了声音的来源。

一个穿着黑衬衫的男子站在办公桌上,背对着门口,近乎癫狂地跳着Disco,左道听见的声音就是这人用脚打出来的节拍。

左道之所以用了癫狂这个词,是因为明明没有音乐,这人却表现得像是完全沉浸在节拍强劲的Disco音乐中一般夸张地跺脚跳跃摇摆——有那么一瞬间,左道几乎要怀疑是自己突然失聪了,否则怎么可能有人可以仅凭着脑补的音乐自嗨成这个样子呢?

左道的第二个念头是:新书的主角,就是你了!

前面也说过,左道是个作家。而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是,这家伙酷爱将认识的人当作他的小说中角色的原型。这个习惯也是他需要搬家的其中一个原因:换个新地方,观察更多的人,创造更多性格鲜明的角色。

前几天他还在为新书发愁,但在见到这个很有可能是他未来房东的家伙的一刻,左道突然文思泉涌,角色设定和剧情像是不要钱一样争先恐后地出现在他的脑子里;要是此刻给他一台电脑,一小时他至少能码上万字……

嗨完了一首歌的天一一转头,就见到了鬼鬼祟祟地站在门口那边发愣的左道。被目睹了跳舞全过程的书店老板倒是面不改色:他往耳朵里掏了掏,掏出一对小巧玲珑的无线耳机,才从桌上跳了下来,问:“来买书的?”

见对方坦荡无比,脸上一点儿尴尬的神色都找不着,左道不由得开始怀疑是自己太过少见多怪……

“你是天一先生?我叫左道,是想来租房的。”左道说。

天一点点头,将桌上的咖啡一饮而尽,把地上的西装外套捡起来往身上一套,就直接领他上二楼去看了房子。一层楼有四个单位,即将租给左道的是二楼的C单位。

给他开了门后,书店老板就待在门口不动了。独自在房子里头转了一圈,左道心下是挺满意,但天性使然,面上故作犹豫,尝试着砍价:“房子不错倒是不错,但是这儿是二楼,这采光也不太好……”

这是谎话,危机意识特别强的左道其实特别喜欢低楼层——要有个什么天灾人祸,从二楼跳窗总比从二十楼跳窗要好,对吧?

一脸困倦的天一抱着臂靠在门边,听了他的话眼皮都不抬一下,说:“整栋楼就剩这一户了,租金不减,不想租就拉倒。”他这幅随时会睡过去的疲怠的样子看起来活像是连续熬了好几天夜,跟刚刚的活蹦乱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左道察言观色的本领很强,一看就知道天一是说真的,当即就怂了:“租,租。”

这儿环境不错,租金确实便宜,左道思量着恐怕短期内是找不到更好的地方了。再说,他的新文男主可是在这儿呢,他能走到哪儿去?

参观完了屋里,等着天一锁门的左道看了看对面紧锁的铁门,才想起来邻里关系的问题,连忙向天一打听:“老板,对门A单位住的是什么人?”

天一瞅了对面一眼,打着哈欠道:“是隔壁那个什么大学的生物系的教授……这家伙比我还宅,没必要的话,半个月都不会出一次门的。”

这附近那所大学的生物系世界闻名啊!

高中就辍学出来混社会的左道顿时对这个新邻居充满了敬意,并自然而然地脑补出了一个穿着白袍戴着眼镜,温文尔雅,并常常废寝忘食地做研究的知识分子形象。

考虑着在书里给对方留一个研究者地位的角色的左道一边跟着天一下楼,一边问:“那另外两个单位呢?”

赶着下楼喝咖啡补充能量的天一走得飞快,听见左道的问题,有气无力地随口回答:“B单位是个漂亮姑娘,D单位是个医生。”

女主和万能后援。左道满意地在心里的主角团队清单里头打了两个钩,接着在租赁合同上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第二天一大早,左道就收拾了东西搬了进来。他正热火朝天地收拾着新家,就听见了门铃响了。左道狐疑地将里层的木门打开了点门缝,通过铁门的间隙往外瞧去,看见门口站着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姑娘。

要是换个普通人,见到门口站了个面容姣好、笑容友好的年轻姑娘,说不准就放松了。但左道岂是那样肤浅的人?他见到门外的人,心中警铃大作,警惕地说:“我不需要任何服务,谢谢。”他这话说完,就想关门。

门外的月妖听到他的话,脸上的友好笑容也保持不住了:“你说什么?”

“我真的不需要……”

左道还没说完,门外的月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拳把铁门的门锁打得凹陷,轻轻松松地就把门打开了。

没有一点点防备地目睹了这凶残的一拳,思量着现在跳窗也来不及的左道当机立断,噗通一下就跪了:“女侠饶命!小人上有老下有小……”

“少废话。”月妖一脸不爽,也没走进来,站在门口冷冷地道,“我是B单位的伏月,来见见新邻居而已。”

“小的是左道,今天刚搬进来不知道规矩,望女侠多多包涵……”

月妖也没兴趣跟他闲扯,念及坏掉了的门锁,她没好气地道:“3楼A户的神钥是干修表配锁的,要换锁找他去。”

左道领旨,恭送月妖回家。

月妖长发一甩,头也不回地走了,只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语:“住在这层,记得小心做人。”

直到听见月妖关门的声音,左道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这么凶残的女主,天一应该能扛得住吧?左道不禁为自己新书中的主角捏了一把汗。紧接着,他又不由得在心里暗骂着与主角同名的书店老板:这姑娘漂亮是漂亮了,可是凶残啊!一拳就把门锁给砸坏了啊!是什么女子泰拳锦标赛的世界冠军吗?!

二流作家一边把吓得快跳出来的心脏捂了回去,一边思考着伏月最后一句话的涵义:警告他小心做人,可以看作是威胁,也可以看作是警告。如果是后者的话……

西斯空寂。

 

-TBC-


血枭还没正脸出场的第一更

想了想,血天这对CP要甜的话,大概只能这么干了………………

不知道会写多长,挖个小坑,一切随缘(๑•ㅂ•)و✧

今天出门旅游><,去个十天的样子……等回来再继续XD

评论(21)
热度(141)

© 鹰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