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巢

开个子博,放起点小说耽美同人
不管哪部都是站了主角受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๑´ㅂ`๑)

【贩罪】一段往事(枪天)

那已经是枪匠还在当军火商时候的事情了。

天一找上他,向他展现了一个比目前人类科技要先进得多的不知名科技体系并任由他学习,交换条件是枪匠要按照天一的要求给他的书店进行科技翻新——其中的重点,就是空间转移装置。

完全被那黑科技吸引住的枪匠一口答应了。

当然,即使枪匠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工匠兼科学家,对着这个神秘的科技体系也没办法一看就懂,只能一点一点从头学起。为了方便起见,枪匠顺理成章地就收拾包袱(骨枪、以及一张金额永远是十万的信用卡)住在了天一的书店里头。

跟白痴……枪匠住在一块儿真的是一件非常、非常令人恼火的事情。同居一周后,多年独居的天一不由得这么感叹着。

举个例子,比如说,在天一用心之书找乐子的时候:

“你不是凶手?你当然可以这么跟警察说。”天一随意地将手里的心之书扔到了客人的面前,双手支成塔状,阴测测地冷笑着,“只要一调查就会发现,人证物证都明明白白地指向了你,真正的凶手干得不错,不是吗?”

对方涕泗俱下,却因为天一先前“再走近一步就把你切碎了喂猪”的恫吓而不敢向前,只得在原地苦苦哀求:“你一定有方法的对不对?人不是我杀的,我是无辜的!”

不屑地看着已经被逼到了崩溃的边缘的男人,天一道:“想知道真正的凶手是谁?那你就得和我做另外一个交……”

他话还没说完,枪匠就从亚空间里出来了。看见一个中年的男子跪在天一对面痛哭流涕,枪匠眨了眨眼,也没多惊讶:“咦?有客人啊。”

天一简直想宰了这个白痴。

所幸今天的客人哭得投入,没见到刚刚枪匠大变活人的一幕,否则别说进监狱了,恐怕下场就是变成养猪场的免费饲料了。

察觉到天一不爽的情绪,枪匠抓了抓头发,绕过了男子,走向门口:“我出门买东西,给你带外卖?话说你咖啡也快喝完了吧,要不要再买一点屯着?”

还是留他一命。天一对自己说。他不耐烦地点点头,又挥了挥手,让枪匠赶紧滚。

 “哦。”枪匠出门了。

随着门啪地关上,天一才将注意力放回眼前这个懦弱无能的男人身上:“……我们刚刚说到……”

结果枪匠又回来了:“呃……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超市是出门往东一直走对吧?”

说实话,出了这个门两公里,枪匠还真没信心能找回来——毕竟天一的书店就叫书店,这让他问路都没办法问。实际上,前几天出门的时候他就走遍了这座小城里半数的书店,才终于摸回了这儿。

这也让天一多少有些了解了他的路痴程度。

“你先告诉我,哪边是东?”天一防备地问。

枪匠认真思索了半响,指了指右边。

天一深呼吸了几下,最终还是忍无可忍,手一撑就翻过了办公桌,一手揪着客人的领子将他整个人提起,恶狠狠地吼道:“你去把这个世界上最令人恼火的傻缺带去离这儿最近的超市!等你把他带回这儿来,我就告诉你真凶是谁。现在,立刻,马上,跟这个白痴一起离开我的视线!”

 

总而言之,虽然枪匠经常画风非常不和谐地乱入各种画面,但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他还是顺利地住了下来,全心全意地学习着黑科技。

刚开始的时候,书店老板还时不时来考察他学习的进度,直到这个月的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询问以后,大约评估出对方学习速度的天一长叹一声,用咖啡泼了自己一脸,生无可恋地说:“愚蠢……我对你的智商已经完全绝望了……”

作为对这种匪夷所思的黑科技一点儿基础也没有的人类来说,他学得也不算太慢啊?枪匠耸耸肩,又埋头投入了孜孜不倦的学习中。

枪匠花了快一年的时间,才勉强学会了一些比较基础的科技,也终于开始着手将这些科技应用到天一的书店里头。

顺便插播一句,在此期间,枪匠已经跟天一表白了。

说来也并没有什么少女漫画般的浪漫情境,反而更像是应了那句“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出来解决完生理问题后,枪匠在回亚空间的路上不经意地瞅了天一一眼。

书店老板倒还是平常的样子:双腿搭在桌面坐在沙发椅上,将一本大部头摊在腿上,天一单手拿着咖啡杯,另一手漫不经心地翻着页,表情平静。

然而路过的枪匠突然心里一动,想:我好像对这家伙挺有好感的啊。

枪匠一向依靠着自己野兽般的直觉行事,喜欢了就是喜欢了,为什么要思考原因呢?于是当这个念头出现在他脑子里后,一向率性而为的枪匠压根没有多想,当下就走到了天一面前,说:“我喜欢你。”

被表白的书店老板也没露出多惊讶的表情,抬起头来用挑拣商品的目光上下扫视着同居人。枪匠也没觉得有什么不自在,直挺挺地站着让他看。

天一:“你裤链没拉好。”

枪匠:“我读书少你别骗我,上次你这么说的时候,把我踢进了亚空间里。”

天一:“你还真每天都能刷新我对你智商下限的评估。我现在离你几米远,怎么踢你?”

枪匠想了想也是,接着低头一看,发现还真没拉上……

说起来也得感谢老罗尔不走寻常路的教导,敞着裤链跟喜欢的人告白这么个尴尬的情况,要换个一般人说不准就没脸待在这儿了(当然,一般人会不会喜欢上天一又是另外一个问题了),但待枪匠重新拉好了裤链后,他又抬头看向天一,等着他的回答。

书店老板眯了眯眼睛,虽然没有点头,但也没有拒绝。

枪匠的直觉告诉他,天一这反应的意思是他们俩可以再进一步……

于是他就上了。

第一次就在随时有人推门进来的书店的办公桌上搞真的挺带劲的。

总而言之,此后枪匠就过起了(单方面)甜甜蜜蜜的同居生活。具体表现为每天研究黑科技之余帮天一带外卖,帮天一买咖啡,帮天一碎尸再运去养猪场,帮天一清理现场,帮天一暖床……

呃,你问这到底甜蜜在哪儿?

白痴……枪匠的世界一般人不懂,总之他开心就好。

奇妙的是,即便是多了名为“帮天一”的日常,枪匠的研究进度也并没有落后。

对此,天一表示:“吃了我这么多口水,智商总该有点长进了吧?”

听他这么说,枪匠眉开眼笑地亲了上去,尝到了满口的咖啡味。

嘴上是这么嫌弃着,但倒不是说天一对此不满意——虽然这个家伙智商堪忧,但是随时有人使唤,并且不用为了即将断粮的咖啡走出书店,再加上x生活和谐,天一觉得生活质量有一定提升。

然而在书店的改造即将完成之际,即便天一没有露出一点儿端倪,枪匠那敏锐的直觉还是开始了预警:总觉得转移装置完工以后,这货随时可以转移到自己找不到的地方去啊!

于是枪匠想了想,决定给自己留一个后门,好随时追踪书店的去向。

嗯……不,一个不够。

枪匠捋起袖子,在他所有能想到的地方都偷偷地留了跟踪装置。这下,就算天一把书店开到南极洲卖书给企鹅海豹,只要还在这地球上,枪匠也能找到他——或者更准确来说,是枪匠就能找人问路直到找到天一……

书店的改造完工后的次日早晨,枪匠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了书店外的小巷中,周围还散落着几样东西,而原本书店所在的位置只余下一个巨大的黑色十字。

被用完就扔的预感应验了。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然而预感真的实现的时候,枪匠难免还是有些沮丧,看起来活像一只被抛弃了的大型犬。

他在地上又躺了好一会儿,收拾好情绪,才抓了抓头发坐了起来,心里暗自嘀咕:幸好昨天搞完他还记得穿上衣服,不然现在可就麻烦了——天一那个家伙绝对不会好心到给他穿上衣服再扔他出来。

枪匠盘起腿来,定下心开始盘点天一还扔了什么东西给他。半块昨晚剩下的冷披萨,他的老伙计骨枪,万能信用卡,自制的追踪器,世界地图……

呃,追踪器?

“哈哈哈哈哈!”心里的沮丧一扫而空,枪匠欣喜若狂地抓着追踪器一下子站了起来,在小巷里头仰天大笑。

等他终于笑够了,才三两口吃掉了那块冷披萨,打开了追踪器,在地图上标出了书店所在的经纬度(在欧洲的某个枪匠压根不知道是哪儿的地方),哼着歌愉快地走出小巷,在街上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查尔斯·罗尔,二十岁,和一个麻烦的家伙谈起了一段异地恋。

 

 

-FIN-

 

爽快地自割腿肉ᕕ( ᐛ )ᕗ 

这篇写得我心潮澎湃,真是萌得不要不要的……

枪匠x天一这对就是犬x喵的感觉啊,可爱!可爱!可爱!!(双腿一蹬

跟万年老猫谈恋爱真是辛苦了呢,枪匠(。

评论(40)
热度(355)

© 鹰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