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巢

开个子博,放起点小说耽美同人
不管哪部都是站了主角受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๑´ㅂ`๑)

【儒道至圣】儒道至圣的错误展开方式(柳子诚x方运)

*儒道至圣LJJ版展开方式

*并不是原著ver柳子诚,而是LJJver柳子诚

*大概也是LJJver方运XDD


方运适才整理好脑中关于圣元大陆的理解,倏尔想起现在这具身体的身份及先前的遭遇,不由得露出了苦笑。

这个方运家境贫寒,父母早亡,家里唯有一个比他大三岁的叫玉环的童养媳——与其说是童养媳,不如说是姐姐更加合适,二人相依为命多年,皆是将彼此当成了唯一的亲人。

在清明节前,方运与玉环在从武侯祠堂归来的路上碰上了借问路为借口上前攀谈的柳子诚。方运见其风度翩翩,谈笑有度,不仅是名门之后,又曾高中秀才,反观自己两袖清风、家徒四壁,没什么可被这等人物觊觎算计的,自是放下戒心,与之诚心相交。

柳子诚用自己的马车送方运与玉环归家,路上与方运谈古论今,好不愉快;得知方运正在准备县试,他更是倾囊相授,令方运感激无比。

当晚,柳子诚与方家住下,与方运秉烛夜谈,抵足而眠。二人互引为知己,次日道别之时,竟都是依依不舍。其后的一段日子里,柳子诚陆续送来了许多书籍,也常常登门拜访,与方运谈论诗文,在柳子诚刻意交好下,二人交情更是突飞猛进。

就在半个月前的某个夜晚,二人外出秉烛夜游,也许是月色太美,也许是气氛太好,柳子诚情难自禁地向方运剖白了心迹。

虽然分桃断袖在文人中并不罕见,甚至可称为雅事一件,但突然被知己表白,先前一直缺了这根弦的方运自是吓了一大跳。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柳子诚已经将他考虑好的一切都说了出来,从柳家如何接受此事到二人日后的生活,面面俱到。而提到如何安顿玉环一事,他则保证会替玉环找一处好人家,定不让她受苦云云。

方运清楚记得,说到动情处,柳子诚还执起了方运的手,说只愿与他一生一世一双人。真情流露的话语令方运不由得怦然心动,原本想要拒绝,此刻也犹豫不定了起来。

见他面露犹豫,柳子诚没有再苦苦相逼,而是将方运送回了家中。

在离别之际,他叹息一声,苦笑着道歉,说本不想扰乱他的心情,打算等考过县试后再找个好时机表白,但木已成舟,这半个月里不会再来扰方运,让他不必急着拒绝,好好考虑此事,好好准备县试,一切等县试过后再说。

方运听他如此为自己考虑,心中更暖。

柳子诚走开几步,又倏忽回过身来,眼神闪躲地轻声道:“这半个月,好好准备县试,吉祥酒楼那里……也还是莫去了吧。”说完,往方运手中塞了一个颇有分量的钱袋,紧接着飞快地上马离去,虽然潇洒姿态犹在,但在方运眼中却怎么看怎么像是落荒而逃。

方运知他一向不满自己在酒楼当伙计的待遇,已经好几次提出借钱给他,让他辞去酒楼的工作,待他考上了童生再将钱还与他。方运自是次次推拒,却没想到这次对方二话不说就将钱袋塞了给他,根本容不得他拒绝。

站在家门前怔怔地看着柳子诚策马离去,回想起对方今夜句句肺腑之言,方运只觉得心跳如擂鼓,脸上发热,不知如何是好。

翌日,玉环见他魂不守舍,隐约猜测出了昨晚发生的事情。

柳子诚每次来都只是将全副心思放在方运身上,即使是对她这般的美人也谨守礼教,从不逾矩。她起初以为他真是正人君子,后来却渐渐地发现了他对方运的心意。玉环不好凭着自己的感觉为证据来提醒方运,只得看着他们交情日益变深。但观柳子诚对他确是真情实意,玉环才心下稍安,只等着方运明白过来。

她轻轻地叹气,直言那柳子诚对方运动的是真情,虽然他柳家权势滔天,但即使方运拒绝于他,相信柳子诚也不会对他怎么样。

她询问方运自己对此的想法。只见方运面带窘色,支支吾吾,脸上并无不情愿之意,玉环便心下明了,笑言道,既然你对那柳子诚也是有情,那便更好。人生难得一知己,小运能找到与自己心心相印之人,她也能放心了。

方运大为感动,当即表示他愿与玉环结为义姐弟,日后必定为她寻一处好人家,不让她再受苦。见方运终于想通,玉环含笑着应下。

此事一了,方运自是全心投入了县试的准备中,希望能在考中了童生后再向心上人表白心迹。谁知在县试前几天,在河边散步的方运竟然遇到了溺水的小童。他没有多想便跳下水去,好不容易将小童救上,自己竟是力有不逮,被河水冲了开去。

在溺水之际,方运心中只剩下满心的悔恨,悔的不是到最后都没能考上童生,却是没能向柳子诚亲口诉说自己的心意……

方运回想完这段回忆,睁开眼睛,撑起身坐在床铺上。他现在恐怕是被什么人救了回来,只是不知道已经过了多少天?离县试还剩几日?

受那个方运余下的强烈执念影响,他竟也对柳子诚产生了难以自已的好感……难道还真的要跟他一生一世一双人不成?

方运再次苦笑。

他还没能理清楚自己的思绪,房门打开,便进来一个人,赫然是柳子诚。他脸上满是疲惫和担忧,眼中带着血丝,似乎已经好几天没好好休息过了。他一抬头,见方运醒来,眼里带着无限的惊喜,连忙上前来扶着他的背,软声问道:“小运,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我没事了。”方运心里还在纠结着,努力想要表现出疏离的模样。

提心吊胆了好几天的柳子诚却只当他太过虚弱,情不自禁地将他拥入怀中,连声道:“你没事便好,你没事便好。”

在方运被大夫抢救之际,杨玉环哭着告诉了他方运的心意。他当时想到即将要与方运天人永隔,此番知晓了对方的心意,反倒更加的绝望。所幸上天垂怜,只是让方运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又让他回到了自己身边。想到这儿,柳子诚不由得将方运拥得更紧。

受这具身体的本能影响,方运也不由自主地靠在对方的身上。抬首与柳子诚对视,他只感觉自己要被对方满眼的情意淹没了,他心头一软,刚刚下定的离开对方的决心也动摇了起来。

“我昏迷了几日?县试还没有过去吧?”过了好一会儿,方运才终于想起了正事,连忙问道。

“当时你被路过的人救了起来,差点没了气息,好不容易才有所好转。你已昏迷了一天一夜,县试……今晚过后,明日便是。”柳子诚低声回答,“只是你身体还很虚弱,恐怕……”

“我可以撑得住。”方运坚定地打断了他的话,“明日我要去考试。”

柳子诚与他对视良久,终究还是拗不过,只得长叹一口气,答:“好,我会送你去的。只是你考试之时切勿勉强自己,这次不成,下次还是能继续考的。”

“我知道分寸。”方运点头,笑道,“我有预感,我明天一定能考上的。”

柳子诚也回以一笑:“那我便准备好为你庆功了。”

方运不由自主被他的笑容吸引,回过神又暗骂这具身体对他的影响实在太深,有些不自在地移开了视线。

这是二人在当晚之后第一次见面,柳子诚只当他又想起了那天晚上的事情,又想到玉环以为方运将要撑不住时对他说的话语,忍不住笑道:“是我的不是,说好了这半个月不来扰你。你且放心休息,准备明天的县试。”

“你这并不能算是扰我……”方运下意识地反驳。

柳子诚伸出食指按住他的嘴唇,不让他继续说下去,笑吟吟地道:“接下来的,等考完县试再说与我听。你继续休息,我去厨房看看晚膳准备得如何了。”

糟糕了,这回似乎真的不太妙。

方运面红耳赤地看着柳子诚离去,心想。

 

 

-FIN-

 

于是方运就这样愉快地弯了(。

大家好久不见!最近都没怎么码字……来除除草_(:з」∠)_

对不起23333333这个奇怪的脑洞还是忍不住写出来了

看儒道至圣开头的时候就在想,如果是LJJ文的话,柳子诚果断不会看上玉环而是会看上方运啊!于是就有了这篇文233333

因为太ooc了一边写一边笑翻了好几次……而且这种文风真的好好玩wwwww

请不要当这个柳子诚是原著ver柳子诚!是LJJver柳子诚!

真要说的话原著我大概是萌颜域空x方运的……嗯不过颜域空x宗午德也有点萌啊XDD

评论(31)
热度(152)

© 鹰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