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巢

开个子博,放起点小说耽美同人
不管哪部都是站了主角受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๑´ㅂ`๑)

【惊悚乐园】安德鲁日记(阿瑟X安德鲁)

安德鲁日记


1325年 鸱鸮月 14日

离家第一个月。

突然意识到这一点,我觉得我有必要将我和阿瑟的旅途记录下来留作纪念。而正好我看见了这个漂亮的,没被使用过的笔记本——虽然它的原主人家里的装潢活像个令人作呕的暴发户,但考虑到这个家族已经没有人能见到明天的太阳,这里的财物(当然包括了这个笔记本)自然也就归属于我们了。

回到正题,我和哥哥已经离开家一个月了。在外流浪的日子没有我想象的困难,踏出第一步后一切都变得简单了。阿瑟总是那么的无所不能。

当时我们并没有马上离开这个小镇,而是给了逗留在此的皇家术者部队的调查团一点小小的惊喜——虽然剩下的少数人可能不会太欣赏同胞的残肢和血肉,但他们也算是得到了一直在调查的关于刑族的线索。

接着我们去了几个临近的繁荣城市,拜访了几户家底殷厚的贵族老爷。感谢哥哥炼成的储物道具,我们可以顺利地将他们几代积累的财富全部笑纳。即使我们并不缺少钱财,但是富有总是令人愉悦的。

自从知道我自己也是个怪物以后,一直压抑着我内心怪物的道德缰绳似乎猛然就断裂了。面对真实的自我的感觉很好,过去那个软弱、愚蠢的我已经彻底消失了。

我觉得和哥哥一起流浪的这段日子就像是回到了我们的童年一样快乐。不管是掠夺、毁灭,或者是那些充满着创造力的炼金术实验,都让我感觉过得非常充实。与先前平静的人类生活相比,这样的生活更适合我们。

相信阿瑟的想法跟我的是一样的——虽然他看起来跟平常没什么区别,但是我能感觉到。他过得很开心。

我有点儿写不下去了。哥哥正在隔壁和这家的主人进行愉快友好的交流,但那家伙的嚎叫声简直像指甲划过黑板一样让人无法忍受,为了拯救我的耳朵,我想我得过去一趟。


1325年 凤雏月 3日

一直待在一个国家太过无趣,所以我们到了另外一个国家。

刚刚结束了上一个实验(关于不同性别与年龄的人类作为祭品的质量问题,最后证明了祭品的质量只和生命力有关;我们用生命力最强的几位祭品先生成功见识到了炼金术的真理。完美。),阿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又对我的种族感兴趣起来。

他说即使要以怪物的身份活下去,也得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怪物。我想了想也是,早知道当初就应该让妈妈说出来以后再杀死她的。

虽然妈妈在临死前曾经说过她的丈夫、孩子都是被我们这样的怪物杀死的,但是我并不认为自己是刑族人——毕竟我从小就不如他那样天才;即便现在的炼金术只略逊哥哥一筹,但无论是战斗能力还是智谋,我永远不是他的对手。

该死的刑族天赋。

阿瑟安慰说我还是有可能会是刑族人的——也许我是刑族人里比较蠢笨的一种;而他则是最强大的一类,这样我们俩的差别就能解释了。

我一点儿也没感觉到安慰。

唯一让我感觉好受一点儿的就只有身高了。即使阿瑟才是哥哥,也不能改变我比他高的事实——也许是他不喝牛奶造成的后果,谁知道呢。

哥哥,我知道你很在意身高的问题,但是看到这里你先不要急着生气,毕竟你是在偷看我的日记;而你不能阻止我在日记里写上一点儿心里话。

如果我不是刑族的话,我又会是什么种族呢?我想,大概也不会是什么光明的种族;也许我们应该查查还有哪些像刑族一样邪恶的种族。

说起来,阿瑟到底是为什么突然会对我的种族感兴趣呢?我总觉得他在谋划着什么,跟这件事有关吗?

以他的狡诈和智慧,我恐怕也只能等到尘埃落定的一刻才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吧。

哦,那群赏金·烦人并愚蠢的·猎人又送上门来了。哥哥正在准备我们俩的晚餐(今晚有阿瑟特制的小羊排,刑族的天赋在厨艺这方面似乎也有所显现),还是由我去做一下饭前运动吧。


1325年 蝠蛾月 12日

最近的研究主题还是我的种族。阿瑟似乎对此非常执着。我们最后列出了一张单子,上面排列着所有我们俩觉得我有可能的种族。

但是,鲛人?哥哥你是认真的?就是泡在浴缸里三天三夜我也不会长出那条愚蠢的鱼尾巴的。听说附近的山脉里有一个天然温泉,不信我们可以去试试。

总之,即使有了这样一个清单,事情也没有变得多么简单。毕竟上面有很多种族都已经销声匿迹,我们根本没办法找到他们。

不过总是要尝试的。因此我们离开了早就让人有些厌倦的普通人的世界,频繁地在黑暗世界行走,拜访各种黑魔法行会、原野森林中信奉恶魔和异界神明的部落、以及在荒蛮之地居住的土著……

要我说,在这些地方的收获比普通人世界得到的东西可丰富多了。

今天我们找到了在荒蛮之地深处独居的老魔女(当然,“老”只是在形容她的真实年龄,外表看上去她是一位美艳火辣的女性)。更多人愿意称呼她为荒野魔女——一位性格难以捉摸,做事全凭心情的魔女。

当阿瑟询问她有没有辨认种族的方法时,洞悉人心的魔女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神情。她吃吃地笑着,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我知道你想做什么,刑族的小伙子。你真的觉得你的问题重要吗?”

“当然。”阿瑟看了我一眼,淡淡回答。

“你认为是过程重要,还是结果重要?”

“自然是结果。”

“那么,你完全可以另辟蹊径。”非常幸运,魔女的心情看起来很愉快。她冲着我们抛了个媚眼,接着找出了一卷破烂的羊皮纸:“真是令人感动的情谊。”

阿瑟默不作声地收下。

从魔女的住所离开以后,哥哥就没有再继续纠结我的种族问题。不管我怎么旁敲侧击、询问羊皮卷上的内容,他的嘴巴依然闭得比河蚌还紧,一点儿线索也不透露给我。

不过这至少证实了我之前的猜测——他确实在谋划着什么。


1326年 蝠蛾月 23日

回到了普通人的世界中。阿瑟似乎有了新的课题,但总是神神秘秘地不让我知道。对此我感觉挺糟糕的,但是直觉告诉我最好不要追问到底。

这趟回来才发现我们多了一个称号,叫荒弑兄弟。

阿瑟发表了一番关于人类、畏惧与称谓的言论。

我倒是觉得这称号挺帅气的。


1326年 獾鸟月 1日

前段时间阿瑟突然开始每天一杯牛奶,我本来还在腹诽现在喝牛奶没有办法弥补他之前少喝的那些,谁知道接下来就发现他像抽条一样长高,已经快要超过我了。

刑族人进入青年期居然还会继续生长吗?!

真是一个天煞的令人嫉妒的种族!

眼看唯一的优势即将失去,我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1326年 獾鸟月 20日

哥哥今天正式比我高了。心灵受伤。


1326年 狼蛛月 8日

感谢一切,哥哥最终只比我高出两寸,按他之前抽条那个势头,我还以为他要比我高上个六七寸了。

接受了现实。做弟弟的比较矮也是正常的,对吧?另外他最近看我的眼神有些奇怪,这让我觉得自己像餐盘里的小羊排一样。

阿瑟谋划许久的事情似乎快要到来了。

未知本应该像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般令人恐惧,但我却能安然地坐在剑下——我想这也许是因为我知道哥哥永远不会让悬着这柄剑的马鬃断裂吧。

即使哥哥杀伐果断、满手血腥,他对我似乎总会像一个正常的人类一样内心柔软。我多少能体会他的心情。因为于我现在而言,他也是这样的存在。


1326年 狼蛛月 24日

从小到大,在我心中哥哥一向是强大、睿智、无所不能代言人,是我崇拜敬爱的对象。即便是听从妈妈的唆使,在炼成阵上做手脚的时候,我都心虚无比。因为他冷淡的眼神让我感觉他早就看穿了一切——而事实证明,他确实是的。

他能干一切他想干的事情……和人。

自然包括我。

腰疼。手术床上可真不是什么好地方。

该死的,刑族人连那活儿也会天赋异禀吗?老天可真不公平!


1326年 狼蛛月 25日

休息了一天。肌肉总算没有再抗议了,炼成的按摩膏效果不错。

阿瑟终于告诉了我那卷羊皮纸上的内容。那是一个向刑族的至高神献祭的法阵,他想藉此完成我们结为伴侣的仪式。即便我们并不信奉这位神明,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通过献祭请求他见证我们的结合。

刑族人大多坚持族内通婚(这也是他们数量如此稀少的原因),因此哥哥不确信族内通婚的法阵对我这个不明种族的人会有什么影响——不得不说,我想到了之前令我丧尸化的那个法阵。哥哥的担心还是非常有道理的。

这就是他之前一段时间执着于寻找我真正种族的原因。通过魔女给予的法阵,我们可以直接在刑族至高神的见证下结为伴侣,从此以后我们将真正的血脉相连、灵魂相依,即使死亡也永不分离。浪漫。

说起来他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想法的?从我们离开家开始?我还真一点儿也没有察觉。

就写到这儿,哥哥煮好粥了。


1326年 龙驹月 3日

我们正打算寻找祭品完成仪式,就有现成的人选找上门来了。

他是奥斯帝国的宰相——我记得我们去过那个国家,光鲜亮丽的表皮下依然是令人作呕的腐朽。这个愚蠢而贪婪的贵族想要永远享有财富和权利,向我们祈求永生。我看见他常年显露出傲慢的脸上带着谄媚和讨好——之前就听说过他为了永生不死四处奔波,结果却一无所获;我们大概是他最后的稻草。

贪婪者却总是不知道贪得无厌要付出代价的。

我们还是答应了他。毕竟我们需要一个心甘情愿的祭品;而在刑师身边这个祭品自然能得到他想要的永生——只是恐怕到时候他会渴望的只有死亡的拥抱吧。

作为报酬(以及结婚礼物),我们毫不客气地搬空了他大半个私人宝库。

这位宰相先生看起来还非常满意——也是,报酬越多,他也就对那永生之躯的炼成越有信心吧?从炼金术的角度看,能与生命等价的只有生命,这些金银珠宝与路边的石头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明明非常清楚这一点,却还是执着地追求着永生……贪欲果然使人愚昧。

作为祭品,宰相先生现在只能算是次品。所以阿瑟给了他一些激发生命力的药物,等到他成为一个质量上乘的祭品,我们就会开始“炼成”。

我瞒着阿瑟刻了一个戒指,在上面刻了A.A,想在仪式当天交给他。是的,手工制作,而不是炼成。说实话我的手工比我的炼金术差多了,但是手制总是比较有诚意的,对吧?


1326年 龙驹月 15日

今天我们完成了仪式。

那位作为祭品的宰相先生在尖叫和哀嚎之中得到了升华,相信他会如愿以偿地在刑族的至高神身边得到“永生”。感谢他的配合,我们在刑师的见证下发誓结为伴侣,从此生命共享,命运相连,永不背叛。

仪式结束后,我将戒指交给了哥哥。

他难得露出了如同童年时候那样真心诚意的微笑,将戒指戴上后,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戒指,戴在我手上。

好吧,我就知道,我是永远瞒不过他的。


1326年 龙驹月 16日

我看见了前几天的日记上关于我这个想法开始时间的疑问,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吧,我的傻弟弟。

这个局怎么可能是从离开家开始?你可太小看我了。真的要算的话,我对你的感情大概得追溯到我们的少年时期,在我渐渐发觉母亲的“真面目”的时候,也几乎与我刑族的本性觉醒同步。

我让妈妈在毒素的侵染下死去,又将她掘出,用炼金术将她炼成合成人养在家里。我故意让你发现她、继而被她唆使;我伪造了交换灵魂的炼成术古籍,并任由你更改实验数据、偷换配方、在炼成阵上动手脚……

在我眼里,妈妈的虚情假意就如阳光下的阴影一般无所遁形。而她的虚伪却并非唯独对我一个人展露,由此我猜测恐怕你也不是纯粹的人类。所以这个炼成阵一定不可能成功。

而正是我设计的一个极好的机会——让你看清楚妈妈的真面目,让你认识到自身并非普通的人类,让你跟我一起离开那个家。我的弟弟,难道你就没有思考过为什么我杀死她以后还要将她炼成合成人、甚至还将她养在家里吗?

只是为了让她痛苦?不,我可没那么肤浅。

我让她苟延馋喘是因为我知道她一定不会放弃。而这正是我要的,让她亲手打碎你。只有这样你才能彻底地与过去作为一个普通人类存在的安德鲁告别。

本来我还以为要多给你一些提示,只是那天你的脑袋似乎特别灵光,所以事情进展得非常顺利——你舍弃了与她的感情,从此以后你的内心只会有我一个,正如我只有你一般;你舍弃了人类的身份,接受了自己的本性,也接受了我的本性,与我一起踏上了旅途。

接下来的事情你应该能猜到了吧?这个布局终于圆满完结了。我们的命运已经紧紧相连,没有谎言、没有背叛,即使是死亡也不可能分离。

感谢你,安德鲁——我的弟弟,我唯一的血亲,我的伴侣。

有你存在在我的生命中是我一生的幸运。


-FIN-


继续放出无料里收的另外一篇~

写得意外的顺畅,看原著的时候就已经觉得这对兄弟黑化得萌死啦!脑补了很久,趁着要出无料愉快地把脑洞补完了XD

不自觉地把阿瑟往更贴近刑族人的设定脑补了,感觉这样也很带感呢=w=

评论(27)
热度(323)

© 鹰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