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巢

开个子博,放起点小说耽美同人
不管哪部都是站了主角受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๑´ㅂ`๑)

【惊悚乐园】教你如何在五章内攻略一个中二病04(叹封)

04

“包大人,明天晚上的聚会你找个借口推了行不行?”电话打通后,王叹之一开口就问。

“哎?”包青有点讶异,“为什么?我觉得要是再缺席他就得削了我啊……”

王叹之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还是小声对他说:“我、我准备跟觉哥告白了。”

“什么?!”包青大惊,“你们居然还没有告白过吗?!”

这震惊的方向完全不对啊!小叹有点无语,对着电话吼道:“你以前到底是怎么看我们的啊!”

“基佬啊!”包青回答得特别理直气壮。

“呃……”王叹之发现自己竟无言以对。

“不过就是现在不是,过了周末也就是了。”包青继续说,“加油!拿下那个大文豪!我看好你哦!”

王叹之特别忐忑:“真的吗?你觉得能成?”

不能成才怪了呢!包青在这头翻着眼睛。一开始年少无知的他还为两个人捉急得不行,结果看着看着,发现人家分明就是乐在其中,他也慢慢地就变淡定了……

不过终于要修成正果了,想想还真有点小激动呢!想到这里,包青也热络了几分:“那你打算怎么搞?”

“什么怎么搞?”小叹疑惑,“就告白啊。”

“婚姻大事怎可如此儿戏!”包青怒斥,“花呢!戒指呢!都没有你还告白个屁啊!”

“觉哥真的会要这些吗……”被他这么一吼,本来就紧张的王叹之脑子有点不清醒,只是下意识地问。

“当然会!”包青豪情万丈地一拍桌子,“你造一个真男人应该是怎么告白的吗!”

“不知道啊。”

“等等,初中的时候你还不是交过几个女朋友吗?虽然人家欺骗了你感情,但你对告白总归还是该有点经验的吧!”

王叹之镇定地回答:“都是她们告白的。”

“……擦。”一直到大学才终于交上女朋友的包青顿时觉得膝盖有点疼。

强烈的阶级仇恨顿时冲昏了包青的头脑。他深吸一口气,用一种淳淳教诲的语气继续忽悠:“总之,烛光晚餐,玫瑰,钻石戒指什么的绝对少不了的!没有情调,没有红酒,怎么在浪漫的氛围下,在微醺之中半推半就倒向大床……”

高帅富先生将注意力放在了最后一句。他想了想,脸上一红,小声回应:“这个,我还没有想那么多……”

“呵呵。”包青说。

王叹之:“……”

包青继续撺掇,巧舌如簧,语气酷似电视购物主持人,看起来简直恨不得马上陪着王叹之去买戒指。王叹之终于是被忽悠得心动了,保证挂了电话就直接去买戒指。

而达到了目的的包青挂了电话,终于冷静了下来。他对着手机沉吟再三,决定一不做二不休要坑就往死里坑,于是又拨通了另外一个电话。

 

直到王叹之手里攒着戒指盒、捧着一大束玫瑰来到觉哥家门口按下了门铃后,才终于醒悟过来:尼玛包大人坑爹啊!他就告个白而已,又不是求婚,为什么要送钻戒?

高富帅先生刚手忙脚乱地把戒指盒塞进兜里,封不觉就开门了。见到他拿着玫瑰,觉哥一点儿也不惊讶,上下打量他一眼,便打开门接过花:“进来吧。”

王叹之手里空空如也,愣愣地跟着进去,脑子里还在想:这跟想象中的似乎不太一样?

屋子里的气氛也跟他想象的不一样。烛光是有了,但是尼玛怎么那么阴森啊?!看见客厅桌子被移开,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不知名的魔法阵,魔法阵周围点着一圈蜡烛——王叹之这才发现封不觉穿着一身黑袍——整个看起来像在举行什么邪恶的召唤仪式。

今天……也许不是合适的时机?王叹之忍不住摸了摸口袋里的戒指盒,脸上露出了几分犹豫。他咳了一声,问:“觉哥你这是在干嘛?”

封不觉把花放到一边,啪的一下开了灯,屋子里的阴森气氛散得一干二净。他一边招呼着王叹之帮忙把地上的蜡烛灭掉,一边严肃地回答:“我在举行脱团仪式。”

王叹之心里一跳:“什么?”

“我已经向上级递交了退团申请,也举办过退团仪式了。”封不觉冲着脸上还带着一点茫然竹马露出得逞的笑容。

“退团?”王叹之问。

“FFF。”封不觉提醒。

 “等等,我以为你当时说加入只是说着玩,那是真的有组织的吗?!”王叹之大惊,“退团还要写申请办仪式?”

“那是当然的啊。”封不觉理所当然地回答。

“入团的时候你也交过申请?”小叹努力地想在回忆中找出些蛛丝马迹,“我怎么不记得你有办过什么仪式。”

“入团只要交三千字入团申请,不需要仪式。”

“嗯?那为什么退团要?”

“因为脱团比较神圣。”封不觉一边说着还朝他伸出一只手,用一种我什么都知道了的语气说,“拿出来吧。”

“啊!我知道了!”高帅富先生终于灵光一闪,一瞬间全都明白了过来,进门前的忐忑和紧张不翼而飞。他忿忿地把戒指盒拿出来拍到觉哥手上:“肯定是包大人通风报信了吧!”

“正解。”封不觉回答。他低头打开盒子,把戒指拿了出来,在手指头上转了几圈,最后套在了无名指上。

王叹之看着他的动作,脸上露出没办法压抑的笑容。心脏响应着他此刻的情绪愉快地跳动着,他清了清嗓子,认真地告白:“觉哥,我喜欢你。”

“嗯,我也是。”跟小叹相比起来,封不觉表现得非常淡定。他不知道从哪儿又变出来一个戒指盒,抛给刚刚晋升成恋人的竹马,说:“喏,你的。”

还在心里吐槽着对方淡定过头的反应的小叹一愣,连忙打开,就发现里头那戒指跟自己买的分明是一模一样的款式。

原来是觉哥也要买……

他顿时明白过来包青为什么非要看看他挑的戒指长什么样的。王叹之还没来得及感动,就马上想起来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觉哥,我记得这个好像挺贵的吧……”王叹之说。他挑的时候是看到合适就买了,付完钱就把价钱抛之脑后,但隐约还是记得这戒指不怎么便宜。

想到这儿,小叹心里头又是高兴又有些后悔——早知道觉哥要来这套,他就挑个价钱合适的……

封不觉看他纠结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连忙叫停:“行了行了,我最近有灵感,正好手里有点闲钱,买了这个也就是清汤挂面一个月而已。”

“嗯……”王叹之应了一声低头把戒指戴上,盘算着这个月得多来几次给觉哥加餐。他又想起上次自己做饭觉哥似乎吃得很高兴的样子,顿时眼睛一亮,兴奋地建议:“觉哥,今晚我来下厨吧!”

想起上次那顿永生难忘的五菜一汤,封不觉脸色微变,咳了一声:“小叹啊……”他虽然能够忍耐,但是又不是抖M,没必要的时候必然不会自讨苦吃。

“嗯?”王叹之疑惑。

“马上就要清汤挂面一个月了,咱们还是出去吃顿好的吧……”封不觉绝口不提小叹那魔鬼一般的厨艺,面不改色地说。

王叹之想想,也是这么回事,欣然同意了。

两个人便下馆子好好地吃了一顿,吃饱喝足后高帅富先生开车准备把终于把到手的竹马送回家。王叹之压根没在专心开车,只是暗自琢磨着:戒指也戴了,气氛还挺好的,自己是不是该跟上楼……

王叹之从上车就开始脸红耳赤,手脚僵硬,是个人都知道他在想什么,更何况是智商超群的封不觉?觉哥便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在那儿挣扎——按照对方那没出息的尿性,结果已经可以预料了。

果然,到了目的地王叹之便停下了车,也不看封不觉,红着脸盯着方向盘结结巴巴地说:“觉觉觉……觉哥,你……回去吧。”

封不觉笑了。他拍拍王叹之的肩膀,让他转过头来:“小叹。”

……

封不觉下了车,哼着歌从停车场溜达到电梯里。他眯着眼睛看着电梯门映出的那个带着满脸轻松笑容的自己,摸了摸嘴唇,若有所思道:“今晚至少能写一万字……”

而留在车里的王叹之强忍着欢呼的冲动,一直到见不到封不觉的背影,才握着拳耶了一声,接着趴在方向盘上捂着嘴傻笑了半天,才驱车离去。

 

-TBC-

_(:з」∠)_我回来了!!!还没有坑——

前段时间闭关期末修罗去了所以消失了那么久……对不起大家呜呜呜!!

回来发现36被关了,悲,等再开再去那边更(((

(´・ω・`)这两个说开的剧情琢磨了半天……只能写成这样了!感谢包大人各种姿势的神助攻(不

嗯还有最后一章!我们的原则是不吃到嘴不算圆满攻略wwwww

评论(21)
热度(401)

© 鹰巢 | Powered by LOFTER